“科創板是目前我國資本市場中市場化程度最高、建設效率最快、期待很高的一個板塊,是我國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對資源配置要求不斷提升的必然結果。” 6月27日,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 />

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院長趙錫軍:通過制度設計讓投資者分享科創板紅利

  本報記者 朱寶琛

  “科創板是目前我國資本市場中市場化程度最高、建設效率最快、期待很高的一個板塊,是我國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對資源配置要求不斷提升的必然結果。” 6月27日,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院長、金融與證券研究所副所長趙錫軍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專訪時表示,科創板更加市場化、法治化、透明化,建設效率是前所未有的。

  四方面保障科創板平穩運行

  2018年11月5日,科創板首次提出;2019年6月13日,科創板正式開板。如今,科創板的各項工作在穩步推進。

  “總體來看,起步不錯,方向不錯,但是挑戰也非常大。”趙錫軍表示,“確保機制能夠真正的順利、穩健運行,還有很多需要思考和落實的內容”。具體來看,趙錫軍從四個方面予以闡述。

  首先,傳統的思維、做法、管理理念、認識、行為,在新的機制下肯定要進行調整。“我國資本市場在科創板試點注冊制,市場參與者如何適應這一制度,如何發揮好注冊制的優勢,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我們把注冊制真正做好了,落實到位了,科創板的平穩運行就有了很好的起點。”趙錫軍表示。

  其次,趙錫軍提到,注冊制只是一個起點和基礎,如何讓上市公司按照市場的要求來正常運行,同樣重要。在他看來,科創板建立的是以信息披露為核心的體系,如何讓上市公司積極主動地做好信息披露、中介機構從專業的角度幫助上市公司做好信息披露、投資者正確獲得和理解信息,都是在信息披露方面要做的工作。

  第三,落實好市場化的退市制度,把市場資源留給真正的好企業、避免出現“能上不能下”“炒作殼資源”等情況,同時,投資者要有風險承受能力和判斷能力,了解所選擇的企業可能會出現經營不善、經營困難、經營失敗等問題。“最核心的,還是在于上市公司和投資者。”趙錫軍說。究其原因,科創板服務的是創新型公司,把這些企業通過市場化機制選拔出來,在發展的關鍵時期和階段予以市場化的資源配置,讓其真正符合市場的要求,建立起相應的管理機制,提升創新能力。

  最后,監管部門要承擔起相應的職責,不能因為市場化的選擇,就放松監管。相反,監管仍然要做好相關工作,包括信息披露的監管、投資者利益的保護、違法行為的查處等,都要落到實處。

  市場化法治化透明化是方向

  趙錫軍認為,由于科創板是朝著更加市場化、法治化、透明化的方向來建設和發展,因此,未來的制度建設和配套措施,都要圍繞這些方面展開。

  同時,市場化、法治化、透明化是統一的、不能拆開的。注冊制現在是在科創板進行試點,以后在相應的法律法規中,比如現在證券法在修訂,怎樣把關于市場化、法治化、透明化的法律制度安排,在修訂后得到更好地體現,是非常重要的。更為重要的是,如何把這些制度和法律法規落到實處。

  他同時指出,現在很多制度都已經建立起來了,將來在運行中是否合理、合適,要隨時關注,如果不合理的地方就要進行調整,不能光靠監管部門一家來解決。“既然是市場化的,那么就要按照市場化的規則來進行管理。”

  制度設計要為投資者著想

  科創板是中國資本市場改革的新起點、新機會,科技創新企業迎來資本市場重大機遇,但是所蘊含的風險同樣不容小覷。

  趙錫軍表示,科創板由于上市主體的特殊性,其不確定性比較大,運行的原理、投資的判斷,與成熟市場的上市公司也不盡相同。比如,上市標準方面,就設計了五套標準,這在其他板塊是沒有的;對上市公司的價值分析、投資風險的判斷能力,跟以往也不一樣。這也就對投資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比如,在新的標準體系下,投資者如何對投資對象進行風險的判斷和甄別、投資價值的分析和判斷。

  “一系列制度,都是為了保證上市公司方方面面的信息能夠充分地展現出來,但這只是一方面,對投資者而言,怎樣通過展現出來的東西作出價值判斷,是個考驗。”趙錫軍表示,這就要求投資者提升自身能力,同時,監管部門要對達不到相應能力的人有隔離的措施,即適當性原則,但又不能把投資者排除在外,要讓投資者分享紅利。所以,在制度安排方面,要有更多的寬容性、包容性,要有更多的彈性,為有不同能力的投資者著想,而不是等所有的投資者有能力了再讓他們進來,這是不現實的。

  他認為,現在監管層鼓勵投資者通過基金參與科創板,那么,就要考慮如何將包容性體現出來。“期待通過不同的、多樣化、包容性的制度安排,將這個問題協調好、解決好。

  “如果只是讓達到設定標準的投資者進來,那么,這就永遠只是少數人的市場。”趙錫軍說,所以,關鍵還是要通過制度的設計,讓更多的投資者分享紅利,這也是核心的問題之一。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