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交所前高層被抓
  涉嫌卷入上市科貪腐案
  6月26日晚間,香港證監會官網刊登,證監會廉政公署采取聯合" />

香港突發!證監會、廉政公署聯手捕人,涉IPO貪腐案

  深夜又出大消息,香港證監會出手,聯合廉政公署,剛剛抓了港交所一個前高層,還有兩名相關人員。

  港交所前高層被抓

  涉嫌卷入上市科貪腐案

  6月26日晚間,香港證監會官網刊登,證監會廉政公署采取聯合行動,在行動中拘捕了港交所上市部首次公開招股審查組一名前聯席主管及兩名與他相關的人士,懷疑他們在該兩間上市公司的上市申請審批過程中涉及貪污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

  以下是公告原文:

  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與廉政公署采取聯合行動,搜查兩家保薦人公司的辦事處。證監會是運用其在《證券及期貨條例》下的權力進行有關搜查。

  廉政公署公布其搜查了另外多個地點,當中包括兩間上市公司及一間財經印刷公司的辦公室。廉政公署在行動中拘捕了香港交易及結算所有限公司(港交所)上市部首次公開招股審查組一名前聯席主管及兩名與他相關的人士,懷疑他們在該兩間上市公司的上市申請審批過程中涉及貪污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

  作為上述聯合行動的一部分,證監會正在對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聯交所)執行或處理上市及其他事宜的方式進行特別檢視,而該等事宜或與上述調查有關。

  證監會作為法定監管機構,在《證券及期貨條例》下有責任監督、監察及監管港交所及聯交所的活動。

  由于調查仍在進行當中,本會現階段不會作出進一步評論。

  香港的廉政公署什么地位?相信不用基金君多解釋。

  “香港,勝在有你和ICAC”,廉署的這句口號廣為流傳。縱觀香港歷史,在短短十幾年間,從一個貪污嚴重,消防員救火都要收取賄賂的社會發展成為世界上最廉潔的城市之一,這一成果離不開廉政公署的努力。

  對外界來說,香港廉政公署(英文縮寫ICAC)是一個非常神秘的存在,他們辦公獨立、不接受訪問、不主張暴力,甚至“連外面的朋友都沒有”。

  港交所回應

  據香港信報報道,香港廉政公署拘捕了香港交易所上市部首次公開招股審查組一名前聯席主管及兩名與他相關的人士,懷疑他們在兩間上市保薦人公司的上市申請審批過程中,涉及貪污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

  港交所對此回應稱,獲悉廉政公署正對一名涉嫌舞弊的港交所前雇員進行調查,相關舞弊行為據稱發生在其任職港交所期間,廉政公署沒有對港交所或港交所的其他員工進行調查。港交所目前不能就正在進行的調查發表進一步評論。

  港交所此前被爆丑聞高層涉貪

  曾“放水”30多家企業IPO

  6月初,曾有香港本地媒體報道稱:負責新股(IPO)審批的港交所前高層,聯手保薦人及律師行在IPO過程中涉‘不當審批’及向個別上市申請人‘放水’,協助不完全符合上市要求的公司通過新股審批,涉及超過30宗上市申請,包括已上市的建筑股及餐飲股。

  據媒體報道稱,一名港交所IPO審查小組聯合主管,涉嫌向30多家不符合上市要求的公司“放水”,其中包括已上市的建筑股及餐飲股,目前已離職,其辦公室重門深鎖,私人物品亦被禁止帶走。

  港交所相關發言人表示,港交所是受到嚴格監管的上市機構,有既定而有效的內部流程和機制,包括上市審批程序,該行之有效的機制確保香港交易所的操作保持高度誠信和專業操守,包括處理任何不當行為,港交所致力于維護香港作為領先金融市場的素質,持續發展和市場高度透明,也不對個別員工事宜作評論。

  香港生物科技協會對這位前高層的介紹資料為,其于2013年加入港交所,為港交所上市科IPO審查小組聯合主管,管理一個由70名員工組成的團隊,負責監管新上市公司的申請程序,包括新上市公司的交易、發布指引、制定IPO政策和審核招股說明書。在此之前是德意志銀行高評級小盤股研究團隊的主管和負責人,在金融和銀行業工作超過15年。

  香港IPO是怎樣的過程?

  新股破發率高

  據上證報此前報道,香港IPO審核制度并非“注冊制”,而是“雙重存檔制”,即由港交所和香港證監會共同審批,但事實上香港證監會很少干預一般的IPO審批,港交所起主要把關作用。

  具體到港交所內部,上市第一道審批由上市科執行。一旦企業滿足最低上市門檻,上市科在決定IPO成敗上有較大的話語權。”

  據證券時報報道,按照港交所的上市流程,上市科就是企業在IPO中需要面對的一道最重要的關卡,企業上市前需要重金聘請一堆投行、會計師、律師來制作長達幾百頁的上市招股書,然后遞交到上市科,這個團隊的人就開始審核材料。在審核之后通常還有上市委員會的聆訊,上市科需要在上市委員會面前解釋這家公司為何能夠上市,是否滿足了上市條件。

  對于上市科權力的制衡,香港證監會2016年向市場咨詢,希望能夠在上市科和上市委員會之上增設“上市政策委員會”和“上市監管委員會”,但沒能通過,主要擔心增加一個環節就意味著上市需要更長的時間,從而影響香港IPO市場。

  2018年3月9日,港證監會與聯交所簽訂《歸管上市事宜的諒解備忘錄》補充文件(以下簡稱“補充文件”),在《補充文件》的安排下,新的上市政策咨詢小組成立,成員包括12名來自港證監會、上市委員會、香港交易所和收購及合并委員會的高層代表,主要作為一個建議、咨詢及督導平臺。

  但有市場人士認為,港證監會與聯交所成立的這個上市政策咨詢小組,只有建議的權利,實際意義并不大。

  據一位投行人士透露,曾經有一家香港本地餐飲集團遞交上市申請,上市科反饋要求公司對食材的采購流程和物流倉儲進行整改。若完全達到合規要求,公司可能要為此耗資上千萬,上市進程也將推后半年以上。找上市科有關人士通融后,公司只稍作整改并承諾未來改進,即被“放行”。

  有市場人士稱,傳聞所涉及的“前上市科高層”在過去幾年基本把持了港交所所有建筑股和餐飲股IPO的審批。

  自2018年截至今日,港交所一共迎來267家公司上市,其中有174家股價處于破發狀態,占比65%,股價腰斬的達63家,占比24%。新股表現令投資者失望,尤其是當初頂著新經濟光環上市的“獨角獸”企業,有的市值已縮水過半。

  李小加:再完美的制度,

  都不可能完全杜絕"蛀蟲"!

  港交所集團行政總裁李小加在今年6月14日出席上市儀式后,回應關于港交所前高層涉嫌IPO不當審批的報道。李小加表示,對于香港的上市發行制度的自我糾錯能力、自我清除能力充滿信心,若有“蛀蟲”會及時清除。

  6月上旬有媒體報道一名負責公司上市審批申請的前港交所高層員工,聯同保薦人及律師行于過程中涉“不當審批”,協助不完全符合上市要求的公司通過新股審批,涉及超過30 宗上市申請。該傳聞引發市場對于港交所上市發行制度的討論。

  李小加對于上述情況回應稱,香港交易所的一貫政策是不評論個別人士、個別案件或者個別員工的具體事情。他表示,有注意到外面有很多猜測。至于這些猜測是不是事實,只能待時間證明。

  對于上市發行制度,李小加充滿信心,他認為這是一個標準非常清晰、自由裁決量非常有限、市場主導的披露制度。在這個制度之下,無論是誰在監管過程中,權力都受到了非常清晰的制衡和檢驗,沒有一個人能夠做出讓一間公司來上市的決定。這個機制的核心就是要把權力限制住,令貪腐的空間大幅縮小。

  李小加說,“再完美的制度我們都不可能完全杜絕‘蛀蟲’,不可能完全杜絕‘爛蘋果’,但是只要發現一旦有‘爛蘋果’,一旦有‘蛀蟲’,那會毫不猶豫把它清除掉。我對于我們這個制度的自我糾錯能力、自我清除能力充滿信心。”

  港交所2018年榮登全球IPO “募資王”

  港交所的數據顯示,2018年共有207家企業在港上市,首次公開招股(IPO)集資額達2778.5億港元,位居全球第一。港交所因而也被稱為2018年的全球“募資王”。

  登頂全球“募資王”的同時,港交所新股的破發也非常慘烈。安永的報告顯示,2018年港股市場有32%的新股首日破發,證券時報統計顯示,截至2018年6月,港股2018年上半年發行的新股破發率達到72%。

  新股的大量破發,也讓市場出現港交所“IPO放水”的傳聞。

  港交所數據顯示,2018年證券市場日均交易額為1093.2億港元,同比上升23.9%,衍生產品市場中期權及期貨成交為286656880張,均創下歷史新高。2018年度三大IPO分別為中國鐵塔、小米集團和美團點評,金額分別為588億、426億以及331億港元。

  2018年,港交所還實施了25年來最大的上市制度改革,出臺了“容許未能通過主板財務資格測試的生物科技公司上市”“容許擁有不同投票權架構的公司上市”等新規則,有效吸引了新興及創新產業企業來港上市。全年共有28家新經濟和生物科技公司在港上市,首次公開招股集資額達1360億港元。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