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16家中國公司赴美IPO 企業海外募資熱情不減

  2019年上半年IPO市場盤點

  A股IPO堰塞湖場景或再現,2019年截至目前在會排隊審核企業或達到374家。上會安排方面,證監會6月密集安排18家。業內人士表示,IPO市場在審核要求以及審核節奏方面正發生變化,IPO常態化發行是今年監管層的重要目標,下半年將會延續6月的上會節奏。從境內企業IPO地點來看,除了境內兩家交易所外,中國香港和美國仍是企業上市地的主流選擇,境內企業赴境外上市的數量并沒有被分流。

  擬IPO企業也是一種稀缺資源,而近兩年全球各主要上市地都在積極推動改革來爭奪擬上市企業資源,香港推行發行制度改革,上交所設立科創板一定程度上都由此而起。

  因此,一定程度上,IPO企業數量和募資規模便是企業對市場改革以及上市地選擇結果最為直接的反饋。

  如今2019年時間過半,各上市地上半年IPO數量和募資規模成績出爐,這其中中國香港和美國兩個主要上市地表現搶眼分別奪下發行數量第一和募集資金規模第一。

  從境內企業的選擇來看,在境內IPO審核通過率大幅提升以及科創板設立的大背景下,除了境內兩家交易所外,中國香港和美國仍是目前企業上市地的主流選擇,境內企業赴境外上市的數量并沒有被明顯分流。

  “相比以前來說,境內企業上市地選擇如今豐富了很多,這對企業是利好,一家企業很多時候并不是被迫去美國或者中國香港上市,而是可以根據自身的需求充分研判具體在哪里完成上市。”一位北京地區私募機構合伙人表示。

  香港繼續保持高位

  根據安永發布的上半年全球IPO報告顯示,今年上半年全球 IPO 預計將達507宗,總籌資額達719億美元。其中,美國的證券交易所在籌資額上繼續領跑全球,上半年紐約證交所和納斯達克交易所的籌資額分列全球第一和第二位,香港排行第三位。

  顯然香港去年以來推行的上市制度改革仍在生效,香港這一上市地仍在吸引不同地區的眾多企業赴港上市。

  根據安永統計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香港市場預計共有74家公司首發上市,集資約695億港元,公司數量預計同比減少24%,但集資額同比增加35%。按集資額計算,香港前十大IPO共籌資393億港元,占上半年集資額的57%。其中,金融與健康企業表現搶眼,IPO 數量與籌資額列前十大 IPO 的前兩位。

  安永表示,金融與健康企業表現搶眼,這都得益于港交所IPO鼓勵生物科技企業赴港上市,推動健康企業上市高潮。

  安永亞太區上市服務主管蔡偉榮指出,香港市場IPO排隊企業數量維持高位。此外,粵港澳大灣區利好政策不斷出臺,允許區內符合條件的創新型科技企業進入香港上市集資平臺也將為香港IPO市場注入活力。今年第一季全球IPO繼續放緩,隨著第二季已現增長趨勢,下半年市場趨于穩定,預計IPO活動將持續增加。

  另外,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的情況顯示,阿里巴巴已經開啟了香港二次上市的計劃,預計會成為今年全球最大IPO募資案例。

  蔡偉榮表示:“今年香港市場IPO發行平穩,今年下半年將有大型公司以第二上市方式赴港上市。如果巨型IPO發行成功,集資額將突破2000億港元。”

  相比之下,2019年A股整體IPO募資額則較為平淡,較上一年同期出現了一定的下滑。

  德勤中國全國上市業務組表示,2019年上半年境內新股發行速度大幅減緩,新股發行量略有上升,但平均融資額及總融資額有較大降幅。

  根據德勤統計的數據,2019年上半年A股融資額為604億,而2018年上半年IPO融資為931億,融資規模下滑35%。

  不過下半年在科創板開市及IPO發審節奏加快的預期下,多家機構預期全年仍能夠達到1200億的募資規模,與去年同期相近。

  前述安永大中華區上市服務主管合伙人何兆烽則推測:“預計7月份會有首批科創板企業上市,估計第一批有30家左右。下半年因為有半年報披露的審核,預計審核速度將慢于上半年,全年估計共有70-80家科創板企業上市。”

  赴港、赴美熱度不減

  不同上市地IPO募資額和數量直接反映了企業的選擇,因此可以看到目前科創板設立對于境內企業上市地選擇并沒有造成很明顯的分流效應,仍有眾多企業赴港、赴美上市。

  數據直接佐證了這一觀點,根據安永發布的報告顯示,2019年上半年香港市場六成左右宗數的新股來自中國內地,具體來看中國內地、香港及其他地區發行新股的占比分別為61%、24%、15%,而去年同期香港本地新股數量則超過了一半。 而美國方面,上半年共有16家中國公司在納斯達克和紐交所首發上市,籌資15.5億美元。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境內企業選擇赴港、赴美上市主要出于以下幾方面的考慮:首先赴美或赴港IPO的一項優勢是上市預期可控,這深受企業和投資機構的認可。

  “境內公司去美國上市有一個比較標準化的流程。最開始IPO需要審計入場,大概進行兩到三個月的時間,然后投行、律師、審計等機構與公司正式啟動IPO。律師負責撰寫招股書,一般需要兩個月的時間,然后向美國的SEC和交易所遞交正式的上市申請。從最開始審計入場,到最后成功上市,可能前后八九個月的時間。”段和段律師事務所的一位律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另外,從今年赴美、赴港上市的企業范圍來說,除了個別公司外,幾乎都不在科創板要求的行業范圍內,大多都屬于消費和金融行業的企業。

  “也就是說,一些商業模式創新的企業如果不符合科創板的行業要求,一樣無緣科創板,無緣科創板也就意味著不能分享科創板制度實驗的紅利,同時在其他板塊IPO更加不符合要求。因此,這種情況下,赴美或者赴港仍是最有保障的選擇。”前述北京地區私募機構合伙人認為。

  “今年初在美國有幾家互聯網券商上市。”一位北京地區大型券商投行部人士表示,“基于監管因素,這幾家公司無論是否有科創板的改革,都很難在境內資本市場完成上市。總結來說,就是這些公司在境內面臨的監管環境和在美國市場不一樣。”

  再者就是上市門檻的差異性,這其中以赴港上市企業中未盈利生物醫藥類企業最具有代表性,這也是目前境內交易所尤其是科創板與港交所激烈爭奪的上市公司資源。

  科創板上市標準五項規定中第五項顯示:預計市值不低于人民幣40億元,主要業務或產品需經國家有關部門批準,市場空間大,目前已取得階段性成果。其中特別提到,醫藥行業企業需至少有一項核心產品獲準開展二期臨床試驗。

  而標準五規定發行時市值不低于40億元,這一項嚴苛的市值門檻卻成為未盈利生物醫藥企業難以跨過的門檻,而港交所層面對這類企業的市值要求僅有15億。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