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6日當天,中信建投開盤旋即跌停至23.83元/股,截至收盤前后跌停板賣一檔位集中了72萬手空單集中賣出;" />

中信證券清倉中信建投猜想:短期接盤難尋,或釀后續投資

  一場備受市場關注的百億級減持,正在中信證券(600030.SH)與中信建投(601066.SH)身上拉開序幕。

  6月26日當天,中信建投開盤旋即跌停至23.83元/股,截至收盤前后跌停板賣一檔位集中了72萬手空單集中賣出;誘發這一切的,恰與中信證券即將清倉中信建投市值高達百億的股份計劃有關。

  這一清倉計劃也引發市場針對中信證券下一步動作的更多猜測。有業內人士認為,中信證券的清倉計劃屬于財務性減持,也有分析人士認為不排除中信證券此舉是為新的證券類資產投資進行鋪墊。

  事實上,中信證券、中信建投兩家頭部券商淵源頗深,其曾在投行等多個業務板塊展開激烈競爭,而此次清倉式減持的發生,將會對兩家券商的關系帶來何種影響,市場正在拭目觀望。

  緣何退出建投

  對于持有了長達14年之久的中信建投股權,中信證券這一次選擇了“清倉”。

  據中信建投6月25日晚公告稱,中信證券擬清倉其所持有5.58%的中信建投股票,規模達4.27億股。

  按照中信證券的減持計劃,其將自公告披露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6個月內,通過集中競價方式減持,或自公告披露之日起3個交易日后的6個月內通過大宗交易方式進行減持。

  按照中信建投6月25日的收盤價26.48元/股計算,上述中信證券擬減持的市值約為113.07億元,但由于上述消息一經發出,中信建投次日的跌停直接將該部分市值跌至101.75億元,縮水達11.32億元。

  雖然如此,但中信建投仍被市場認為存在明顯的高估。

  交易所信息顯示,中信建投滾動市盈率為50.8倍,市凈率高達4.12倍,遠高于行業平均水平,同時和港股的5.85元/股價格相比,目前中信建投A股價格仍然高出4倍以上。

  事實上,此前圍繞中信建投股價過高的“做空報告”也有出現,今年3月初,華泰證券曾對中信建投給出賣出評級,彼時中信建投曾創出31.86元的歷史高位。

  有業內人士認為,由于中信證券此次清倉規模較大,考慮到對中信建投股價帶來的沖擊以及仍然存在的高估狀態,短時間內中信證券的此次減持難以完成。

  “按照這樣一個市場減持預期和中信建投股價的高估,不排除中信證券這部分市值會跌破百億規模。”一位接近中信建投的非銀金融分析師表示,“這個過程中中信證券可能也很難以競價或大宗交易等方式對股票進行轉出,除非中信建投股價回歸穩定。”

  “中信建投主要是國資持有,但國資不太可能在這個價格上成為中信證券的接盤方,因為高估的股價很難規避國資流失的監管。”一位接近中信建投的投行人士也表示,“而且這個時候如果有大筆資金投資中信建投,在香港市場低價拿票反而是更好的選擇。”

  事實上,中信證券已在中信建投的持股上獲利頗豐。早年中信證券參與中信建投重組時獲取其60%股份的購入成本為16.2億元。

  若不考慮中信建投上市前轉讓的部分,僅該筆待減持股票的增值就讓中信證券在長達14年的持股周期中獲利頗豐。

  “中信建投作為次新券商股股價的確存在一定程度的高估問題,這時候減持是劃算的。”上述非銀金融分析師表示。

  參股者的競爭

  如今選擇清倉的中信證券,曾是中信建投的控股股東。

  2010年,中信證券為解決“參一控一”的監管要求,曾將其所持有53%的中信建投股份轉讓給北京國資和世紀金源投資集團有限公司。

  雖然中信建投證券控股權看似與中信集團脫鉤,但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中信建投內部的組織、人事、黨建等方面管理權仍然由中信集團所掌控。

  2014年,中信證券醞釀“單飛”計劃后,坊間曾傳聞中信集團欲接回中信建投證券股份,但單飛計劃因次年股市大跌打斷,中信集團迎回中信建投一事也再無下文。

  去年6月20日,中信建投成功登陸上交所,而北京國資和匯金公司分別對其持股為35.11%和31.21%,但信息披露顯示公司為無實控人狀態,中信證券“抽身”后,中信建投證券超過5%以上大股東也僅剩北京國資與匯金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中信證券、中信建投兩家券商近年來在投行市場中展開了激烈的價格戰,導致債券承銷等業務行業費率直線下跌,業內對此現象一直頗有微詞。

  “兩家頭部券商互相盯著對手報項目,有時候完全不考慮費率,就是為了不讓對手把規模拿到,這種現象也引起了監管部門的注意。”一位接近監管層的投行人士透露。

  據記者此前獨家獲悉,中證協對2018年承銷業務排名的內部排名公示中,中信證券、中信建投兩家券商處于伯仲之間,分別在多個領域斬獲承銷家數或金額的第一名或第二名。

  “規模競賽帶來的惡性競爭主要集中在頭部券商之間,尤其是中信證券和中信建投之間,這也大幅拉低了行業的債券承銷價格。”華中一家券商債承人士坦言,“大券商為了沖規模排名不遺余力,但很多中小券商的報價優勢也將不復存在了。”

  “一方面中信證券要跟中信建投競爭,另一方面中信證券還持有中信建投,雖然股權比例不高,但這種利益沖突是明顯存在的。”一位接近中信證券人士強調,“比如中信證券發力在投行領域領先了中信建投,那么對于這部分投資則是不利的,這種狀況顯然不利于公司治理。”

  醞釀后續投資?

  有業內人士猜測,中信證券清倉中信建投與其對廣州證券發起收購需要滿足證券業“參一控一”要求有關。

  根據目前證券公司的“參一控一”要求,同一實控人最多參股的證券公司不得超過2家,其中控股不得超過1家。

  但上述接近中信證券人士卻否認了這種可能性。

  “對廣州證券的收購,按既定方案是將廣州證券定位為中信在的經紀業務區域子公司,就像今天的中信山東、中信浙江一樣,當年這些公司的前身也分別是青島萬通證券和金通證券,但在收購整合后都進行了業務剝離和梳理。”上述接近中信證券人士表示。

  “在解決掉同業競爭的情況下,是可以豁免參一控一限制的,這也是中信收購廣州證券必須進行業務調整的原因。”上述接近中信證券人士表示,“所以對廣州證券的收購也并不妨礙繼續持有中信建投,此次賣掉建投的原因應該還是跟公司戰略投資和經營上的選擇有關。”

  有接近中信證券人士認為,中信證券清倉中信建投的目標不止于財務變現。

  “如果只是財務層面的減持,完全可以逐漸開展,因為這么一大筆減持集中在3個月到6個月時間進行,本身就能預料到對股價的沖擊,如此突然出現的清倉可能不止是財務層面的考慮。”一位接近中信證券的投行人士分析指出。

  在該人士看來,若中信證券退出對中信建投的參股,后續在“參一控一”框架內可再對一家券商進行投資,而此次全資退出中信建投背后不排除有這一考量。

  “對中信建投的長期投資目前看來是劃算的,但目前中信建投已經成功上市,股價也適合退出了,而按照參一控一要求,中信證券還能再多參股一家券商,這有可能成為中信證券從中信建投中全身而退的原因。”上述接近中信證券的投行人士表示,“不排除未來中信證券會在行業內選擇一家券商進行財務或戰略投資。”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