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6月24日博力達思研究發布沽空報告后,波司登股價一小時內直線大跌超24%,市值蒸發超60億港元。隨后波司登停牌并在25日早間發布澄清公告,否認所有指控,公司股票恢" />

博力達思公布第二份沽空報告 波司登獲多家券商力挺

  每經記者 袁東    每經編輯 何劍嶺    

  在6月24日博力達思研究發布沽空報告后,波司登股價一小時內直線大跌超24%,市值蒸發超60億港元。隨后波司登停牌并在25日早間發布澄清公告,否認所有指控,公司股票恢復買賣并最終收漲15.03%。

  誰料想,6月26日,雙方戰火再起:博力達思公布了第二份針對波司登的做空報告,而波司登迅速回應,并再次否認所有指控。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波司登還迎來了多家券商“助陣”。到底哪方會獲得勝利?恐怕只有看此后的股票K線了!

  博力達思發難沽空

  在6月24日上午,博力達思研報的第一句話就是:“在上市公司的欺詐案例中,我們認為波司登國際管理層的腐敗能稱得上是首屈一指。波司登的故事包括了許多上市公司欺詐的標志,包括夸大的收入和利潤,未公開的關聯方交易,以及以天文數字的高價向未公開內部人士收購資產。”

  隨后,該機構還細數了波司登“故事”的具體內容:“我們通過盡職調查揭示了波司登的主席高德康和他的同伙從波司登少數股東掠奪資產的一些方法。”其中指出:“波司登自2015年起捏造了8.07億元人民幣的凈利潤,虛增了174%!”

  博力達思還指出,高德康運用一些策略,以人為抬高的價格向波司登轉賣價值不大甚至沒有價值的服裝品牌資產,從波司登套取了20億元人民幣的現金和股票……相信波司登的股票最終將毫無價值。

  面對博力達思的發難,市場立即給出反應。6月24日上午,在這份沽空報告發出后,波司登股價立即急速下滑,隨后停牌,全天下跌24.78%。對于一家知名企業來講,這一跌幅的確不小。

  波司登反駁、券商助陣

  面對博力達思的沽空,波司登自然不能束手就擒。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了解到,波司登在當天(6月24日)晚間就進行了電話會議,對博力達思的指控進行解釋和反駁。波司登指出,博力達思建議對波司登進行做空,而該機構也可能參與了相關的操作,因此可能因為波司登股價的大變實現重大收益。而且該沽空報告也是匿名的,因此波司登強調其股東及潛在投資者在閱讀沽空報告時應該極為謹慎。

  更重要的是,波司登強烈否認沽空報告對公司的所有指控,并指出該份報告包含了誤導性、偏見性、選擇性、不準確及不完整的陳述以及毫無根據的指控和不負責任的猜測。然后,波司登就沽空報告的內容進行了一一詳細的反駁。波司登還指出,公司可在適當的時候進一步在市場中進行回購。

  另外,多家券商也對做空波司登一事發表了觀點。

  國金證券就表示:“2018年以來波司登定位‘全球熱銷的羽絨服專家’,實施‘減法戰略’,聚焦主航道、收縮多元化,產品、渠道、供應鏈、營銷形成共振,主品牌升級取得成功。目前公司庫存、現金流均在歷史健康水平,每年高分紅為股東提供價值,未來3年公司有望邁入改革紅利的收獲期。并維持2.3港元的目標價及維持買入評級。”

  此外,國元國際也表示:“波司登針對此次做空的指控給出的解釋還是比較中肯和客觀的,做空機構的指控缺乏對于公司業務的理解和深入研究,有待商榷。我們認為公司基本面正在轉好,羽絨服業務上升潛力仍大,建議積極關注。”

  中信證券、東吳證券也都發布了類似看好波司登的研報。

  在波司登的反駁發出之后,市場也被注入了一劑“強心針”,6月25日波司登股價大漲15.03%,不過仍然低于被做空前的股價。

  雙方再次隔空交手

  對于波司登的反駁以及多家券商的力挺,博力達思似乎并不死心,在6月26日上午又發布了第二份沽空報告。

  記者注意到,第二份沽空報告主要針對波司登提出了3個質疑,并提供了一部分新證據:

  1、指責波司登謊稱從獨立第三方收購邦寶品牌,稱周美和(杰西品牌創始人)當時已經是邦寶品牌的供應商,并以1750萬收購了邦寶品牌;

  2、指責波司登謊稱周美和1998年創立杰西;

  3、稱波司登在收購杰西品牌后對其實際收入貢獻夸大。

  面對博力達思咄咄逼人的第二份沽空報告,波司登也在26日發布了第二份澄清報告:博力達思在第二份沽空報告中所謂的“反駁”,同樣包含了誤導性、偏見性、選擇性、不準確性及不完整的陳述以及毫無根據及不負責任的猜測。波司登同樣否認第二份沽空報告的所有指控,且會在適當的時候提供更多的信息。

  波司登還特別指出,鑒于對公司造成的潛在損害,波司登正在采取所有必要行動,包括但不限于對負責該報告的公司或關聯人展開法律訴訟。

  記者就此詢問了波司登相關人士,該人士指出最終還是以公告為準。而26日波司登的股價終于沒有大幅波動,收漲2.01%,以2.03港元作收。

  有分析指出,在港股市場,上市公司被沽空機構“狙擊”早已是家常便飯,而到底“鹿死誰手”還很難講,這需要考慮公司實力、沽空報告質量等因素。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