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關于奇瑞新能源或謀求科創板上市的消息迅速引發市場廣泛關注。據有接近奇瑞新能源人士向媒體透露,公司正在為獨立上市做準備。與之佐證的是,5月29日,“奇瑞新能源汽車技術有限公司" />

奇瑞新能源低調回應登陸科創板 業內稱盡早上市融資或為最優解

  本報記者 龔夢澤

  近日,關于奇瑞新能源或謀求科創板上市的消息迅速引發市場廣泛關注。據有接近奇瑞新能源人士向媒體透露,公司正在為獨立上市做準備。與之佐證的是,5月29日,“奇瑞新能源汽車技術有限公司”更名為“奇瑞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市場主體也由“其他有限責任公司”變更為“其他有限股份有限公司”。

  “公司內部還專門開了一次說明會,領導認為技術公司的主體屬性無法滿足未來上市需求。”談及更名一事,上述人士表示。結合奇瑞新能源多年來輾轉謀求上市的經歷,再度為市場對其獨立上市的猜測打開想象空間。

  為此,《證券日報》記者第一時間采訪到奇瑞汽車新聞發言人金弋波,其對記者表示“公司暫無相關信息對外披露,如果有新消息會第一時間發布通告。”

  奇瑞新能源輾轉上市路

  資料顯示,奇瑞新能源成立于2010年4月份,前身為奇瑞汽車新能源項目組。2015年,憑借國家產業政策助推,奇瑞新能源年銷量突破1.4萬輛,同比增長160%,位居行業前三位。同年實現凈利潤8732萬元,增幅高達226%,成為奇瑞集團旗下少數能夠實現盈利的業務板塊之一。

  盡管如此,對奇瑞汽車來說,眼下的時節卻頗有些流年不利的味道。據《證券日報》記者觀察,自2016年以來,奇瑞汽車動作不斷,先是將旗下蕪湖奇瑞變速箱有限公司(奇瑞股份)100%股份出售給上市公司萬里揚,后又有上市公司海螺型材欲收購奇瑞新能源的控股權。

  2016年5月22日,海螺型材一紙公告引得業界錯愕。公司稱,擬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奇瑞新能源股權,并取得該公司的控股權,同時發行股份配套籌集資金。一時間,借殼上市、緩現金流之急等各種猜測甚囂塵上。 

  事實上,彼時新能源汽車正值汽車行業的“風口”,政策支持、銷量飛漲,不僅是“十三五”期間國家重點扶持的對象,更是眾多車企爭相搶灘登陸的新高地,然而奇瑞當時卻反其道行之,選擇將外界一致看好的優質資產拱手相讓。

  怎料,形勢再度出現反轉——海螺型材宣布收購股權一事告吹。戲劇性的變化仍在上演。就在海螺型材因缺少資質放棄收購后不久,奇瑞新能源卻迅速的獲得了發改委頒發的造車資質,成為北汽新能源、長江EV、前途汽車之后,第四家獲得獨立的新能源汽車生產資質的企業。

  在錯失先發優勢的情況下,奇瑞新能源漸漸與國內其他新能源頭部企業拉開差距。就在奇瑞輾轉騰挪這段時間里,很多來自傳統車企的新能源汽車板塊發展進程提速,紛紛從集團獨立并獲得造車資質。其中,最早實現獨立的北汽新能源更是于2018年正式A股完成上市。

  對此,有分析人士對記者表示,海螺型材與奇瑞汽車均來自安徽蕪湖,建材企業收購汽車企業這種頗有“拉郎配”的收購行為,不排除是政府為了解決奇瑞汽車久拖未決的上市問題。他認為,回顧此前當地政府意圖撮合江淮汽車和奇瑞汽車,組建“大安汽”的思路,這一做法并非沒有可能。

  登陸科創板或為最優解

  事實上,雖然收購一事最終以失敗告終,但隨著科創板概念愈熱以及公司近期更名,奇瑞新能源或謀求科創板新能源車企第一股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

  記者注意到,近年來,奇瑞一直計劃通過出售資產,完成自身的資產梳理,為公司上市鋪路。早在2015年,奇瑞汽車就先后兩次減持奇瑞新能源的股份。當年9月份,奇瑞汽車向蕪湖建投轉讓奇瑞新能源30%的股權,轉讓價格為9.22億元。12月份,奇瑞汽車又以9.22億元的價格向蕪湖建瑞股權投資基金轉讓其持有的奇瑞新能源30%的股權。

  與此同時,奇瑞也在全面優化業務和股權架構,重新梳理品牌。據統計,僅2014年,奇瑞股份就完成了37家子公司的剝離;2017年,奇瑞接連出售觀致和奇瑞巴西公司股權;2018年,奇瑞將凱翼51%股權出售給宜賓五糧液。而自2018年底以來,奇瑞出售了旗下多套房產、設備物資,以及閑置車輛等資源。

  “奇瑞汽車多次轉讓股權表明,并不是想放棄新能源車業務,恰恰是為了籌措更多的資金來發展新能源。”有接近奇瑞方面人士對記者表示。奇瑞董事長尹同躍也公開表示過,2018年新能源汽車力爭銷售量翻兩番,實現10萬輛銷量。2020年沖刺年銷量20萬輛的目標。

  對此,上述人士表示,奇瑞新能源后期如果不能夠獲得足夠的銷量和市占率,將意味著先期投入的資金無法及時回籠,進而影響到后續的擴張。奇瑞新能源的發展已隱現出資金缺口大,發展不明朗的問題。作為有效的融資手段,順應政策登陸科創板不失為明智選擇。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