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華控賽格正式就深交所5月24日下發的問詢函進行回復,對業績大幅下滑原因等事項進行解答。從2015年開始,華控賽格逐步剝離原有的電子元器件業務,確定以海綿城市建設等環境業務作為公" />

華控賽格海綿城市戰略受阻 業績下滑資產負債率持續攀升

  本報記者 張文湘

  近日,華控賽格正式就深交所5月24日下發的問詢函進行回復,對業績大幅下滑原因等事項進行解答。從2015年開始,華控賽格逐步剝離原有的電子元器件業務,確定以海綿城市建設等環境業務作為公司未來發展方向。如今幾年時間過去,華控賽格的轉型之路仍然步履蹣跚。

  華控賽格表示,將通過積極開拓新領域、新市場等方式,扭轉業績下滑的頹勢。而在今年6月25日,華控賽格正式回復《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稱,公司玉溪海綿城市項目預計總投資將有所減少,但項目整體收益率基本保持不變,項目不存在終止風險。

  業績持續下滑

  資產負債率持續攀升

  2018年,華控賽格實現營業收入2.06億元,同比下滑50.1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33億元,同比下滑507.58%。其中,華控賽格兩大主營業務環保設備及材料、技術咨詢規劃服務的收入分別下滑78.18%和34.43%。另外,華控賽格2018年整體業務的毛利率也僅為23.77%,比2017年減少18.70%。

  華控賽格解釋稱,公司2018年收入大幅下滑,一方面是受宏觀經濟影響,2018 年承攬環保設備采購項目較少,另一方面則是受國家海綿政策、海綿城市建設進度影響,承攬的海綿城市設備收入減少,已簽合同執行率不高;而凈利潤大幅下降,則是受毛利大幅下降、期間費用增加、應收款項壞賬準備及商譽減值準備增加等因素的影響。資料顯示,華控賽格在遷安、遂寧、玉溪等地均參與海綿城市建設,其中玉溪項目2018年度建設進度相較于2017年進展不到5%。

  “當前,各地海綿城市建設多數采用PPP模式。2018上半年,在‘去杠桿’、‘緊信用’的金融環境下,社會資本也遇到融資難題,多數城市項目建設非常緩慢。”華道研究研究員梁純杰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

  而華控賽格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也表示,玉溪海綿城市項目已入PPP項目管理庫,目前已經全部整改到位,預計明年迎接三部委考核,在項目整改后,總體風險下降,預計項目總投資將有所減少,但項目整體收益率基本保持不變,華控賽格和其他股東方及項目公司的利益未受影響,項目不存在終止風險。

  業績低迷的同時,華控賽格資金狀況也有進一步惡化的趨勢。東方財富數據顯示,華控賽格的資產負債率連續3年增長,從2016年年末的39.04%增長至2018年年末的72.81%。截至2018年年末,華控賽格流動比率和速動比率分別為0.67和0.66,均比2017年末降低0.02;短期借款和長期借款分別為 8.08 億元和 6.37 億元,而同期貨幣資金僅為5.48 億元。

  華控賽格資金狀況引發監管層關注,深交所要求公司評估當前或未來是否可能面對資金鏈風險。而華控賽格則明確表示,“目前各項工作扎實推進,預計不會對公司的資金鏈和未來的業績產生影響”。

  實控人擬變更事項

  仍無定數

  進入2019年之后,華控賽格業績仍無好轉跡象。今年一季度,華控賽格實現營業收入2093萬元,同比下滑45.86%,而虧損也由2018年一季度的1459萬元擴大至2861萬元。今年3月末,華控賽格的資產負債率又上升到74.24%。如何快速扭轉業績頹勢,成為華控賽格當前迫切解決的難題。

  “2018年下半年雖出現‘穩杠桿’‘寬貨幣’,但未傳導到‘寬信用’。從海綿城市建設的整體情況來看,預計2019年會比2018年相對好轉,但不宜過分樂觀。”梁純杰認為,在當前形勢下,主營PPP類公司應嘗試積極引入地方國資,增加項目儲備的同時,努力降低企業負債杠桿及融資成本,是較為穩健的經營模式。

  而華控賽格則表示,公司后續將通過增強研發和技術創新能力、內部資源整合、減員增效控制費用支出等方式,應對公司業績持續下滑的不利局面;同時,公司還將積極開拓新領域、新市場,尋找新的盈利增長點。今年4月16日,華控賽格與控股股東深圳市華融泰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融泰”)簽訂合作框架性協議,華融泰為華控賽格尋找合適的投資項目,以拓寬業務渠道、開展新的業務領域。

  另外,華控賽格實際控制人的潛在變動,也可能為公司業績帶來新的變化。今年5月8日,華控賽格發布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正在籌劃股權轉讓事項,山西省國資委旗下的公司有意收購華融泰51%的股份。上述轉讓一旦完成,華融泰和華控賽格的實際控制人均可能發生變更。

  “上述實際控制人擬變更事項尚存在不確定性,公司將密切關注上述事項的進展,并根據有關規定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華控賽格對記者表示。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