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司登直面沽空指控股價反彈 業績亮麗公司管治猶存疑

  特約撰稿 朱麗娜 香港報道

  日前,一則沽空報告將內地羽絨服龍頭波司登推向了風口浪尖。

  6月24日,沽空機構博尼達斯(Bonitas)發布報告稱,波司登存在夸大的收入和利潤、未公開的關聯方交易,以及以天文數字般的高價從未披露身份的內部人士手中收購資產,并稱其短期股價應為0。該報告讓公司股價直線下挫,在短短的一個多小時里,港股波司登大跌24.78%,市值蒸發60.9億港元。

  三天后,27日,波司登國際控股有限公司首席財務官朱高峰在香港舉行的業績記者會上表示,公司不清楚沽空機構的用意,“他們并未主動接觸我們,也沒有對公司進行調研和采訪。”

  同時,他表示,公司對股價十分有信心,“沒有花一分錢做股價維護”。他透露,公司主席高德康自2007年上市以來并無作任何股份減持,持股比例超過70%。財報顯示,截至2018年12月28日,公司創始人高德康先生通過康博投資、康博發展、盈新及豪威擁有公司71.69%的股份。

  截至6月27日收盤,波司登(03998.HK)的股價大幅反彈4.4%,收報2.21港元/股,成交金額達到1.41億港元,最新市值為217億港元。

  Bonitas由著名沽空機構Glaucus Research創辦人Matthew Wiechert創立。Wiechert此前曾表示,近期沽空機構的困難在于中資股的防衛愈來愈好,他們會向銀行或政府尋求低成本融資,并會回購股票,以反擊沽空行為。

投資者是否買賬?

  同日,波司登在香港中環的四季酒店舉行了一場投資者交流會。“我們覺得公司業績基本沒有什么問題,但大家關注的可能是公司管治是否存在問題,比如是否存在關聯交易等。”據參加會議的某機構投資者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

  對此,朱高峰在記者會上表示,公司在收購交易中都是與獨立第三方進行,并不存在關聯交易。對于財務造假問題,他則表示由于統計標準和涵蓋范圍不同所致,不確定是否沽空機構“故意忽略”。

  對于虛增利潤,波司登反駁稱,沽空報告的統計標準和涵蓋范圍的不同帶來了高達7.7億元的差異。公告指,Bonitas指控公司自2015年起夸大純利8.07億元,不過沽空報告采用的報告日期為12月31日,而公司年報所用日期則為3月31日,造成了3年凈溢利差異共2億元。此外,沽空報告所用數據僅涵蓋19家公司,但公司財務報表中,更包括額外約20家境外公司及40家境內公司。

  以上兩項因素,合共造成約7.7億元的差異,但此一事實遭到沽空報告的忽視,由此,波司登認為對公司虛增純利的指控并不屬實。

  事實上,波司登作為中國龍頭羽絨服品牌,但依然未能擺脫家族企業的印記,多位家族成員身居要職。目前公司管理層中,執行董事梅冬為高德康之妻;2017年6月離任的副總裁和執行總裁高妙琴為高德康表妹,其任職長達三十年;另一位執行董事高曉東,為高德康之子;高德康女兒高曉紅則為公司股東。

  上述投資者表示,目前公司股價基本合理,但暫時仍將持觀望態度,“在短時間內,作為投資者也很難判斷孰是孰非。”同時,他透露,曾在今年年初在1港元左右建倉,“但在6月左右已經套現了,主要是因為股價漲得太高了。”

  有人曾比喻,在資本市場的汪洋大海里,沽空機構就像是鯊魚,只要上市公司露出一丁點的破綻,它們就會像鯊魚嗅到血腥一樣蜂擁而至。

  近年來,多家海外沽空機構頻頻狙擊港股,尤其是一些內地在港上市企業,包括市值過百億港元的明星公司。通常,沽空機構會以上市公司財務報表中的漏洞、關聯交易和公司高管的不當行為等方面作為突破口,制作一份詳實的做空報告,并提前進行借票空倉。目前香港資本市場可以做空的方式包括賣空證券、交易股指期貨、期權、權證、牛熊證等。

進一步提升毛利率

  自2018年以來,波司登轉向聚焦中高端主航道、主品牌的策略,同時大幅收縮多元化業務,取得了不錯的成效。投資者用腳投票,公司股價自去年7月以來穩步攀升,至今年4月底的累計漲幅超過1倍,相比2016年初的低位已經飆升了近3倍。

  高德康在會上表示, 雖然全球經濟有下行壓力, 但預期中國羽絨服市場將不斷擴大, 市場規模至2021年將達到1.4萬億元, 公司會繼續以羽絨服為核心業務,進一步提升毛利率。

  根據公司的財報顯示,截至今年3月底,品牌羽絨服旗下波司登、雪中飛、冰潔三個品牌的毛利率分別達到60.6%、49.7%、29%,同比均有上升。朱高峰透露,未來公司在品牌羽絨服會形成高中低的差異化產品線,毛利率將分別為60%、50%、40%。 同時,為了迎合年輕消費者熱衷網上購物的消費習慣,公司與天貓、唯品會達成戰略協議,上一財年內品牌羽絨服、女裝業務網上銷售收入分別達到17.66億元、6750萬元,占比分別為23.1%、5.6%。

  在渠道方面,朱高峰表示,公司將結合線上、線下雙線并行的戰略,“線下店鋪進一步優化,開大店,關小店,更加注重店鋪的績效而非質量。截至3月底的財年內,店鋪數量增幅不到5%,然而銷售收入增幅卻超過35%。

  在業績期末,波司登賬面的凈現金值達到54億港元。對此,他透露,公司在未來一兩年內不會主動尋求并購,“在保證現有業務增長的前提下,不排除在垂直整合方面進行一些戰略合作,幫助品牌的升級。”

  (編輯:辛靈)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