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5月1日落地實施社保降費已近" />

養老保險費率降至16%:企業減負,退休人員養老金“十五連漲”

  “我們給普通員工繳納養老保險的繳費基數在8500元左右,單位繳費比例由19%下調為16%后,每人每月可以省下約255元的用工成本。”北京某小微企業負責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距5月1日落地實施社保降費已近兩個月,近日記者從人社部獲悉,30多個省份將企業和機關事業單位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統一降至16%。

  作為社保單位繳費比例中的大頭,此次養老保險繳費比例下調是2015年啟動社保降費以來費率降幅最大的一次,將為不同類型的企業帶來不同程度的減負。

  不過,有人擔憂,養老金單位繳費比例的下調,是否會減少養老金的收入,導致養老金收支緊張?

  對此,上海財經大學教授鄭春榮表示,減負在短期內確實會帶來社保基金的減收,但并沒有太大影響。過去幾年,我國總體上養老保險基金每年都有結余,累計結余量較高。當然也存在部分省份存在一定困難,需要加大財政扶持力度。

  “從長期來看,社保費率下降有利于給企業減負,提高企業競爭力,促進經濟發展,如果社會平均工資增長了,繳費基數就增長了,社保基金收入可能呈現上升態勢。換言之,社保費率降低,搞活了經濟,做大了蛋糕,從長期來看,是有收益的。”鄭春榮告訴記者。

  企業用工成本減少

  2019年年初,規模近2萬億元的減稅降費大幕拉開。其中,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的下調最受關注。

  據了解,2016年人社部曾發布《關于階段性降低社會保險費率的通知》,部分省份的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降至20%,也有省份從20%降至19%。今年的改革方案則明確統一降至16%,與此前相比有較大降幅。

  改革前,上海、黑龍江等地養老保險單位費率為20%,湖南、北京、重慶、安徽、四川、江蘇、安徽、天津等大部分省份為19%。

  目前,各地已紛紛落實社保降費方案。以北京為例,記者隨機詢問數家北京企業,均得到了“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已下調至16%、企業用工成本減少”的答復。北京市人社局相關負責人預計,從今年5月1日起執行至年底,降低養老保險費率將為企業減負約198億元。

  “此次降費,最有利于勞動密集型企業、雇工較多的企業。從另一方面,減費帶來了用工成本的降低,也有利于企業提高用工意愿。”鄭春榮說。

  不過,在改革前,也有省份的養老保險單位費率低于16%,如廣東部分城市為14%。這意味著廣東部分企業的繳費比例會有所提升。

  中國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教授韓克慶告訴記者,他之前的測算結果表明,越是經濟發達的地區,繳費率反而越低;越是經濟欠發達的地區,繳費率反而越高。

  最新出臺的《廣東省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過渡方案》顯示,單位繳費比例為13%的市,2020年底前將單位繳費比例調整為14%,今后再根據國家統一部署,將單位繳費比例逐步過渡到全國統一標準。

  鄭春榮表示,廣東等省份的社保費率提高,有利于全國范圍內公平競爭。如果少數地區存在低費率現象,可能導致企業搬遷,形成馬太效應。從長期來看,社保費率統一,是大勢所趨,也是全國統籌的前提條件。

  養老金支撐能力較強

  除了降費率,調整社保繳費基數是此次降費綜合方案中另一個含金量較高的政策。

  事實上,單位或個人繳納的社保費與兩個因素有關,一是繳費比例,即費率,二是繳費基數,即費基。費率和費基任何一個因素的變動均會對繳費金額產生影響。此次降費方案除了降低費率外,也對社保繳費基數政策進行了調整,即明確以全口徑的城鎮單位就業人員的平均工資作為核定職工繳費基數的上下限指標。

  記者了解到,這一就業人員平均工資計算口徑的調整,將把私營單位的工資計算進去。而城鎮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平均工資往往低于城鎮非私營單位。工資計算口徑的變動,將帶來社保繳費基數的下調。如北京將于2019年7月起使用的社保繳費基數為94258元,低于2018年的101599元。

  人社部副部長游鈞曾表示,全口徑的城鎮單位就業人員的平均工資能更合理地反映參保人員實際平均工資水平,工資水平較低的職工繳費基數就可相應降低,繳費負擔減輕。小微企業、勞動密集型企業工資水平總體偏低,不少職工是按照繳費基數的下限來繳費,加上降費政策,他們的繳費負擔會進一步減輕,能夠更多受益。

  “經測算,按照全國平均水平來推算繳費基數的上下限口徑調整后,以職工繳費基數下限繳費的企業在單位費率降到16%的基礎上,實際繳費負擔通過口徑調整,可再下降兩到三個百分點。”游鈞說。

  那么,為企業減負的同時,養老金收入和待遇是否會受到影響?

  鄭春榮表示,社保降費只減少基金收入,不影響養老金計發辦法,不會影響養老金待遇水平。

  數據顯示,2018年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各項收入3.7萬億元,支出3.2萬億元,2018年底基金累計結余約4.8萬億元,有較強的支撐能力。

  不僅如此,從今年1月1日起,按平均約5%的幅度提高企業和機關事業單位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標準。這表明今年退休人員的養老金實現“十五連漲”。

  韓克慶表示,在降低費率的同時,要和規范征收、全國統籌、個賬做實等配套措施綜合考慮。降低費率不見得會降低養老金待遇,主要是為了讓制度效能發揮得更好。

  不過,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社會平均工資的統計范圍如包含私營單位的平均工資,則工資水平會有所下降,可能影響養老金水平。

  對此,記者了解到,在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降低社會保險費率綜合方案》中已明確指出,調整就業人員平均工資計算口徑后,各省要制定基本養老金計發辦法的過渡措施,確保退休人員待遇水平平穩銜接。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