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化稅收優惠政策 激發創業投資激情

  證券時報記者 張國鋒

  長期以來,稅收問題就像是“達摩克利斯之劍”,一直懸在創投行業頭頂。過去由于行業內缺乏統一規范,各地方政府為吸引創投機構落戶當地,常常“違規”出臺一些地方性優惠政策。但近年來,為統一規范管理、促進行業健康發展,各地與上位法相悖的“地方性政策”也在被密集清理,這才最終導致了去年下半年那一波“人人自危”的創投稅收風暴。

  去年年底,國務院常務會議的發聲,讓行業終于吃下定心丸。今年年初相關部門出臺的具體稅收安排政策,規定了行業可以選擇單一投資基金或者年度整體所得核算兩種方式,按照20%的固定稅率或者5%-35%的超額累進稅率繳稅。但據筆者了解,實際上這兩種征稅方式早就存在,此次政策安排,對于此前就嚴格執行5%-35%的超額累進稅率的地區的創投企業無疑有減負作用;但對于更多過去就享受20%稅率繳納個人所得稅的地區的創投企業而言,新政策規定采用固定稅率則不能抵扣機構管理費用和業績報酬部分,則是變相增負。

  一般來說,創投企業更傾向采用單一投資基金核算方式,因為稅率是20%。但同時適用了單項所得的稅率,就不能像按照生產經營所得去扣除一些費用,比如基金管理費等,虧損跨年度不能結轉,這也是筆者在調查過程中最多機構人士提及的問題。

  短期來看,對于處于退出期的基金來說,新政策實際影響并不是特別大。但對于未來新成立的基金,如果按照新政策執行,相比當下,按照每年收取2%的管理費、收取5年計算,新政策實際上會增加認繳出資2%的稅費。對于創投行業動輒出資上百萬、上千萬的資金量來計算,這2%無疑是一個沉重的負擔。

  而在筆者調查的過程中發現,即便是2018年財稅55號文關于對創投企業投向種子期、初創期科技型企業實行按投資額70%抵扣應納稅所得額的優惠政策,目前在各地政府落地的情況也并不樂觀。有機構就向筆者透露,這個政策對企業標準有很嚴格的認定,目前很多機構投資的項目都不符合要求。而且政策出臺的時間段,符合條件的初創期、種子期項目退出情況還很少,科創板的出臺可能會加快這個優惠政策的落地和普及。還有機構透露,上述優惠安排的申請程序在部分地區十分復雜,不僅要提供多項證明材料,而且申請流程非常多、耗時比較長,干脆就沒有申請。

  事實上,創投企業作為當前扶持中國科技創新企業的有力生力軍,在筆者看來,政府部門應當做好相應的配套工作,幫助他們實現現金流的健康循環,從而能夠扶持更多科技創新企業。在此,筆者認為,政府部門至少可以從兩點考慮:第一,希望能夠按照基金整體核算,并且是基金回本、賺錢之后才要求繳稅,而不是有項目退出后產生利潤就需要繳稅。第二,合伙企業應該根據自然人分到手的資金來繳稅,而不是按照賬面利潤的分成來繳稅,很多機構可能不是按照出資比例分配的。

  就稅收問題而言,筆者相信政府部門已經做了充分的調研,并以正式文件的方式消除了創投行業過去的提心吊膽。但如何繼續優化相關政策安排,更加充分激發創投企業投資于中國科技創新的熱情,還需要進一步的努力。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