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7日,在國務院新聞辦新聞發布會上,生態環境部副部長翟青介紹,從2019年到2021年,利用三年時間對被督察對象開展新一輪督察。再利用2022年一年的時間,對一些地方和部門開展" />

環境部副部長:“一刀切”是對生態環保的高級黑

  新一輪環保督察近期將啟動。

  6月27日,在國務院新聞辦新聞發布會上,生態環境部副部長翟青介紹,從2019年到2021年,利用三年時間對被督察對象開展新一輪督察。再利用2022年一年的時間,對一些地方和部門開展“回頭看”。目前,第二輪第一批督察進駐準備工作已基本就緒,待中央批準之后,將于近期啟動新一輪督察。

  翟青稱,第二輪督察要把國務院有關部門和中央企業納入督察范圍。他表示,“一刀切”對于生態環保工作而言是一種“高級黑”,要堅決反對。

  “一刀切”損害合法企業利益

  “一刀切”是受詬病的老問題,2018年督察組曾公布過相關案例。

  太原市迎澤區在禁煤過程中,采用強制禁煤方式推行清潔取暖,無法保障人民群眾溫暖過冬。督察組認為這是一起典型的打著大氣污染治理旗號卻影響民生的“一刀切”行為。

  一年前,針對去年中央環保督察期間個別地方出現“一刀切”的情況,環境部專門研究制定《禁止環保“一刀切”工作意見》。

  在6月27日的發布會上,生態環境部副部長翟青再次強調,“一刀切”既損害了合法合規企業的切身利益,對于生態環保工作而言也是一種“高級黑”。

  “對于這種情況,我們的態度非常明確,就是堅決反對,一旦發現,嚴肅查處。”翟青說。

  翟青介紹,在第一輪督察過程中,有些縣知道要督察,把一個工業園區的企業統統關掉。2016年左右,某地的一個區縣為了數據好看,為了沒有冒煙的問題,把蒸饅頭的店統統關掉了,督察組發現以后立即要求地方進行整改。

  第二輪督察在“一刀切”的問題上態度非常明確的,就是堅決反對,一旦發現立即要求地方堅決查處。

  翟青說,在進駐之前會發布具體要求,要求督察對象高度重視“一刀切”的問題,要求堅決禁止“一刀切”現象,要求堅決禁止緊急停工、緊急停業、緊急停產等這些簡單、粗暴的方式。在這個過程中,如果再有這些問題,仍然會像第一輪督察一樣堅決查處,并向社會公開,發揮警示震懾作用。

  以養殖業為例,中部某省會城市農業部門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2007年前后當地開始鼓勵規模化養殖,包括養豬、養羊、養雞和水產養殖。從前兩年開始,當地迫于環保壓力,開始大面積清理養豬和網箱養魚等,今年又開始拆大棚房。

  “中央環保政策沒問題,但是地方在執行過程中的‘一刀切’,容易給農戶生產帶來打擊。”上述人士表示,早年政府給補貼的養殖企業,現在要被統一拆除,政策沒有連續性。地方執法部門有環保壓力,選擇“一刀切”可以降低執法成本。

  國務院部門和央企納入督察

  翟青表示,相比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第二輪督察不變的是初心和使命,堅持問題導向沒有變化,解決突出的生態環境問題也沒有變化。不過,在督察對象上,要把國務院有關部門和中央企業納入督察范圍。

  從2015年12月起,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完成全國31個省(區、市)第一輪督察全覆蓋,并分兩批對督察整改情況開展“回頭看”。受理群眾舉報21.2萬余件,直接推動解決群眾身邊的生態環境問題15萬余個;立案處罰4萬多家,罰款24.6億元;立案偵查2303件,行政和刑事拘留2264人;地方針對造成生態環境損害的問題,主動問責約2.7萬人。

  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工作規定》,其中提到,督察結果作為對被督察對象領導班子和領導干部綜合考核評價、獎懲任免的重要依據,按照干部管理權限送有關組織(人事)部門。

  對于新一輪的督察,翟青表示,不管是什么樣的企業,不管是多大規模的企業,只要是違反了生態環境的法律法規,一定會受到嚴肅查處。

  企業如何面對督察?

  長期跟企業打交道的江蘇律師潘建國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環保風在江蘇刮得很猛,但部分企業的想法是等風頭過去再說,轉型升級或主動提升環保驗收標準的企業還是不夠多,一些企業無法承擔轉型成本。

  6月中旬,長白山地區一家養豬場的老板向記者展示他的污水處理間,據介紹這幾年在環保壓力下,養豬場花了大氣力改造環保設備,新買了一套1000多萬的環保裝置,以適應長遠發展和越來越高的環保要求。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