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產權質押融資已試水 三大難題待解

  “目前還沒有開展這類業務,今天上午接到了總行的相關文件,但到具體產品落地還需要一段時間,具體的考核指標也還沒有下來。”6月27日,某股份行中部省份信貸部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他所說的業務是指知識產權質押融資。

  此前一天的6月26日,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支持擴大知識產權質押融資,以拓寬企業特別是民營小微企業、“雙創”企業獲得貸款渠道,推動緩解融資難。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當前部分銀行已在實踐知識產權質押貸款這一業務,但規模尚小。從實踐看,目前仍存在知識產權價值評估體系不完善、質押物不易處置、貸款風險防控難三大問題。

  對此,國常會也提出了相應的舉措。具體而言,引導銀行對知識產權質押貸款單列信貸計劃和專項考核激勵,不良率高于各項貸款不良率3個百分點以內的,可不作為監管和考核扣分因素;探索打包組合質押,拓寬質押物范圍和處置途徑。

  已有試水

  某國有大行華北地區二級分行公司業務部人士介紹,轄內落地的貸款還是抵押方式居多。此外,擔保方式占小部分,純信用借款也有一小部分。知識產權質押融資方面,上級行倒是有類似的業務管理辦法,但分行還沒有開展過。

  一些已開始試水的銀行,規模尚小。比如今年1月,興業銀行首單“知識產權質押貸款”在上海成功落地。該筆貸款系該行為上海市一家科技小巨人企業提供的1年期490萬元流動資金貸款,由企業提供22項自有專利權作質押擔保。

  官方調研亦提供了一些數據。比如央行揚州中心支行唐波、南京分行陳實的調研則顯示,截至2017年 7 月末, 江蘇11個地市知識產權質押貸款余額為13.15億元,同比增長 14.47%,貸款僅占被調查地區企業貸款余額的0.02%。其中,專利、商標權、著作權質押貸款余額分別為 9.42億元、3.39億元和 0.34億元。

  央行長春中心支行工作人員周飛虎發表的《吉林省知識產權質押貸款現狀、面臨的問題及對策分析》一文顯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吉林省銀行機構知識產權質押貸款余額15.7億元,同比增長 20.8%,一季度當季發放知識產權質押貸款1.6億元。

  雖然增速較快,但規模仍相對較低。央行長春中心支行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3月末,該省貸款余額1.99萬億,由此計算知識產權質押貸款占比很低。

  某國有大行中部省份授信部人士對記者表示,之前準備做一單知識產權質押融資業務,但是后來沒做成。因為對借款主體的資質不是很了解,而且專利權專業性又比較強,難以辨別價值。

  “能做知識產權融資的客戶可遇不可求。” 前述國有大行中部省份授信部人士坦言,“貸款客戶中具備知識產權的企業不多,尤其是具備優質商標權或核心專利的優質企業較少,而商標含金量和專利技術價值不高。”

  不良控制的難題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了解到,在具體的實踐中,銀行還面臨知識產權價值評估難、質押物不易處置、貸款風險防控難等問題。

  “哪些專利好、哪些專利不好,即便行業內專家也不一定能說明白,更何況銀行?”前述國有大行中部省份授信部人士坦言。

  某股份行華南地區二級分行行長表示,銀行機構內部難以建立完備的知識產權價值評估機制,主要由外部專業機構進行評估。但目前具有豐富經驗的評估機構較少,對知識產權價值難以準確評估,由此制約了知識產權質押貸款發展。

  質押物的處置也是一個核心問題。

  “知識產權價值難以衡量,而如果借款企業無法準時還款,那么把知識產權賣給誰?” 某股份行總行信貸審批部人士表示,“在質押物難以變現的情況下,放貸還是要看客戶自身的信用風險。這對于銀行來說,跟放信用貸款差不多,實質上還是要看客戶自身的信用情況。”

  難變現又可能引發不良。一方面,知識產權作為質押物,未來現金流不穩定,因而價值波動較大,比如一旦出現更先進的技術,當前先進的技術專利在未來可能會毫無價值。此外,交易市場不發達,知識產權變現渠道較少,一旦發生風險,銀行難以開展追償工作,貸款極易形成不良。

  對此,國常會表示,(知識產權質押貸款)不良率高于各項貸款不良率3個百分點以內的,可不作為監管和考核扣分因素。根據銀保監會發布的數據,今年一季度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為1.8%。據此計算,知識產權質押融資不良率的容忍度可達4.8%。

  不過,樣本數據顯示,知識產權質押融資不良率較高。前述吉林省調查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吉林省知識產權質押貸款中不良貸款達5.9億元,不良率高達 37.45%。文章稱,貸款風險防控難度大,對質押物處置存在困難,影響了銀行機構的放貸積極性。

  此外,本次國常會還提出,探索打包組合質押,拓寬質押物范圍和處置途徑。其中,處置路徑尤為銀行從業人士關注。

  “知識產權是無形資產,其處置和流轉明顯不同于其他物權。雖然各地建立了一些知識產權交易市場,但相對比較分散、交易規模小,導致知識產權流動性較差,變現能力弱。”山東一位監管部門人士表示,“應大力培育知識產權交易市場,進一步擴大市場信息的范圍,甚至可以實現全國網上交易,解決處置變現難的問題。”

  (編輯:李伊琳)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