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奇妙夜:經濟活力不打烊

  “上海的夜生活很大部分是由文化支撐的。”下班后的夜生活,可以是健身、夜跑或夜騎,也可以去看一場話劇、聽一場音樂會,甚至可以在24小時開放的深夜圖書館開啟一段夜讀

  繆琦

  在黃浦江岸的核心地帶舉辦一場美食啤酒節,這是上海“東方漁人碼頭”市場部經理張春梅一直想做的事。

  但要在上海新的標志性濱水區辦一場接地氣又不影響江面整體景觀的美食啤酒節,和市場監督管理局(包括原食藥監、工商管理等職能)、消防等多個部門的溝通都不會容易。最近上海商務委等九部門聯合出臺的《關于上海推動夜間經濟發展的指導意見》(下稱《意見》),讓張春梅看到了希望。

  “借助上海推動夜間經濟的大背景,(和各部門的溝通)會比較順暢。”張春梅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由于地域的特殊性,這片區域對江面有嚴格的把控,不能和一般的商業中心相提并論。一方面這讓周邊的商業和休閑娛樂項目相對匱乏,一方面也要求運營者務必做好充分的預期和規劃,確保品質。

  上海這座“不夜城”需要煙火氣,也需要更豐富的夜生活,而如何創造與居民和諧共生的繁榮夜經濟,上述《意見》作出了制度性安排。

  夜間經濟2.0時代

  用上海市商務委副主任劉敏的話來說,“今年九部門聯合出臺《意見》,是上海大力發展夜間經濟2.0版”。

  《意見》提出,圍繞“國際范”“上海味”“時尚潮”三個特點,打造一批夜生活集聚區,推動上海“晚7點至次日6點”夜間經濟的繁榮發展。

  其中第一條就明確稱,要建立“夜間區長”和“夜生活首席執行官”制度。“夜間區長”由各區分管區長擔任,負責統籌夜間經濟發展;鼓勵各區公開招聘具有夜間經濟相關行業管理經驗的人員擔任“夜生活首席執行官”,協助“夜間區長”工作。

  這意味著夜經濟的城市競爭,正進一步拓展到治理層面。

  作為上海楊浦區政府于5月底任命的第一批“夜生活首席執行官”,五角場合生商業地產華東區總經理鄧汝舜成為了上海“夜間經濟”的智囊成員——從商業的角度,為政府在打造夜生活發展夜經濟方面提供建議。

  像鄧汝舜這樣的“夜生活首席執行官”在楊浦還有7位,均為具有較深行業管理經驗、來自不同商業企業的負責人。他們將統籌協調全區夜間經濟發展的楊浦區首位“夜間區長”——該區副區長趙亮,共同推動當地夜市的繁榮。

  在楊浦區行動之前,滬上首位“夜間區長”和首批“夜生活首席執行官”已于4月率先在黃浦區上崗。

  在夜間經濟消費上,統計顯示約60%的中國城市居民消費發生在夜間——北京王府井超過100萬人的高峰客流是在夜市,重慶2/3以上的餐飲營業額發生在夜間。

  上海的上班族和外來游客人數眾多,朝九晚五之后的夜間,有閑暇呼朋引伴,成為比白天更具潛力的消費時段。

  夜間經濟離不開“夜市”“夜宵”“深夜食堂”,以往繞不過去的一些政策門檻,也在《意見》中加以明確和規范:在夜市現制現售、垃圾處理等方面創新管理制度,打造環境友好、放心安全、有工匠精神的“深夜食堂”;試點放寬夜間外擺位管制,在夜間特定時段,允許有條件的酒吧街開展“外擺位”試點;試點在夜間特定時段將部分夜宵街、酒吧街所屬道路調整為分時制步行街,并在周邊區域增加夜間停車位、出租車候客點、夜班公交線路等。

  作為楊浦區新江灣城的唯一綜合型購物中心,悠方廣場(上海)運營相關負責人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這片國際化社區尤其需要也特別缺乏夜生活的亮點。

  按照已經申報的項目,悠方計劃今年8月在湖畔旁組織為期一個月的夜間集市,除了商戶、旋轉木馬等游樂設施,還會定時提供表演和爵士樂,增加符合夜生活的啤酒、冰飲等,以滿足周邊家庭對休閑生活的品質需求。

  “生活在這里的家庭居多,很多人下班到家都挺晚了,需要更多形式來放松和家庭互動。悠方希望提供更多便捷生活配套的同時,還能在整個河畔按照夜生活的模式打造一條風情美食街。”據該負責人稱,以往之所以不敢全面落實,一是悠方距離住宅很近,擔心夜市經營遭到居民反感或排斥;二是如果要更多做餐飲業態,和工商等部門也要做充分的溝通,加強對食品安全的監管。如果能借助夜間經濟的規劃,把方方面面的問題都解決了,無疑將提升整個社區的國際化氛圍,對于區域其他衍生經濟亦有幫助。

  就目前的挑戰來說,交通問題仍然需要政府的支持。

  除了與城管、消防、市場監管等各部門的溝通,在清潔、衛生、噪音等問題,運營方本身也需要做出合理且更細致的規劃。

  作為夜上海特色消費示范區,黃浦區“上海158坊”在2018世界杯期間,成為了“魔都”夜間出行熱度最高的地點。在世界杯期間,這里的餐廳和酒吧單日流量達3500~5000人。

  158坊運營方上海大同延綠置業有限公司首席運營顧問古塔爾(ZaneGoutard)建議稱,目前夜間活動的行政審批涉及眾多政府部門,希望審批環節和過程能夠進一步精簡。該公司的運營總監王功鳴則認為,黃浦區的商圈之間相隔較近,如果有專門的夜間公交車班線,就可把老碼頭、外灘源、興業太古匯、158坊等商圈串聯起來。

  夜生活關鍵詞

  正式文件的出臺,讓魔都漸淡的“煙火氣”有了恢復的動力,但和以往過于“煙火氣”的外擺位和小商販相比,上海希望找回和激活的是更具有品質,也更注重創新的方式和業態。

  鄧汝舜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他認為的夜生活,更多是一種工作與生活的平衡方式,也是和健康掛鉤的,“夜生活就是晚上的生活形態。這種生活,不是傳統的燈紅酒綠,而是健康的生活。”

  下班后的夜生活,可以是健身,和熱愛運動的朋友一起夜跑或夜騎,也可以去看一場話劇、聽一場音樂會,甚至可以在24小時開放的深夜圖書館開啟一段夜讀。這些形式及其品質,都將隨著夜間經濟的發展不斷豐富和提升。

  鄧汝舜和他的團隊此前就建立了不少社群,有體育運動,也有親子活動,有社交媒體的線上互動,也有實體的見面活動。不少活動的時間都將從白天延伸到6點以后的夜間。

  圍繞打造“國際范”、“上海味”、“時尚潮”的夜生活集聚區建設目標,鄧汝舜他們計劃在最近推出系列主題活動“Youngpu夜生活”,包括屋頂音樂節、戶外啤酒節、深夜火鍋節、上海夜讀等。

  文化顯然是上海夜間經濟的另一個關鍵詞。《意見》指出,上海將打造一批地標性夜生活集聚區,引進培育沉浸式話劇、音樂劇、歌舞劇等夜間文化藝術項目,對深夜影院、深夜書店、音樂俱樂部、駐場秀等夜間文化娛樂業態秉持包容審慎態度,并積極開發浦江夜游、博物館夜游等多元化都市夜游項目。

  2004年就在158坊創辦了爵士酒吧的任宇清認為,上海的夜生活很大部分是被文化支撐的。“一提夜生活,一些人會認為不健康,但上海的夜生活不是純娛樂型、發泄型的內容,也不是泡腳、搓澡、看電視這類的內容,真正拉動上海夜生活的核心力量是文化。”他這樣說。

  任宇清把這些充滿文化演出的酒吧視為一個個“文化根據地”,再往上才是劇院、大型節慶活動。他建議政府部門把新興演出場所區分開,鼓勵更多場所辦更好的演出,同時支持引進一些經典、前瞻性的藝術內容,讓夜上海的藝術文化更加豐富多元。

  同樣是首批夜生活首席執行官,創智天地項目總經理陳麗丹最希望吸引的是年輕人。在楊浦的網紅街區大學路上,目前已經分布著80多家商鋪,涵蓋露天咖啡館、文化書店、特色餐飲、創意零售等多種業態。經過十多年打磨,如今成為創業創新群體和年輕人夜間消費的新去處。

  她表示,其中不少形式都適合做夜間經濟,“原來沒想到開那么晚,如果年輕人喜歡這些業態,會考慮把時間拉得更長。”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