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問新貧困:喜歡童話故事,還是現實故事?

  《向往的生活》第三季近期正在熱播并受到廣泛的討論與關注,其形式是讓明星、名人前往偏遠農村體驗真實的生活、勞作,暫時遠離城市的喧囂與壓力,感受自然與淳樸民情。親身參與者與觀眾都有相似并與節目主題相符的感慨,這種簡單的生活就是當代人向往的生活。

  但細想,這真的是我們向往的生活嗎?對于快節奏、高強度的都市人來說,鄉村生活像是夢中的桃花源,短暫的逃避和休憩,但日復一日勞作的生活,很難是大多數人內心所求,甚至我們不曾真正了解所謂的鄉村生活是什么。

  之所以有這種感慨,也源于近年經常參與一些扶貧實地采訪,雖然每次都是短暫的行程,卻也時常感覺想象與現實之間的差距,以及任重道遠的使命。

  2020年的時點將近,在消滅貧困的政策時間表壓力下,各行各業都積極投身扶貧事業。伴隨著扶貧模式的探索與創新,從昔日的大水漫灌到精準滴灌,從野蠻輸血到自主造血,我們看到令人振奮的數據與事實,消滅貧困似乎近在咫尺。

  但在實際調研中,在看到成功案例之余也觀察到不少仍待解決的問題,似乎有值得扶貧參與各方注意與討論之處。

  能否擺脫慈善的翅膀

  扶貧的一個公認思路為“由輸血變造血”,即提升被扶對象的生產力,進而從根源上擺脫貧困。從模式上看,雖然不同的企業機構采取的具體運作模式存在差異,但一致的是,都需要因地制宜,扶持當地可行的生產,在此不多做贅述。

  但記者在調研中發現,目前的扶貧,依然主要依賴于慈善,尚不足以進行完全獨立的市場化運作。這也為日后的可持續脫貧埋下了隱憂。

  南馬莊坐落在河南省蘭考縣,蘭考作為國內最知名的貧困縣之一,也受到了從監管到機構、企業的重點扶持。南馬莊多次接待過國家領導人和著名企業家的視察,如今已極大改變了貧困面貌,截至最近的統計,全區域建檔立卡戶已減少至90戶左右。

  該地主要生產果干、花生、谷物等農副產品,并由生產合作社建立工廠統一包裝,分銷。看到當地生產農作物大禮包,從設計到包裝都成熟且精致,與超市所見商品相差無多。但南馬莊生產合作社相關負責人仍表示,銷售渠道是最大的困難。

  他回憶,因為蘭考縣在國內較為知名也受到較多政策扶持,在幾年前南馬莊的農副產品曾進駐了北京知名商超,在當時也受到不少媒體報道。但少有人知道的是,這個渠道只維持了一年的時間,因為大型商超囤貨、回款等流程都相對較長,包括運輸成本昂貴多方面因素,成本無法覆蓋收益,最終選擇退出這一渠道。

  而目前該地商品的主要銷售渠道依然是依賴與合作機構的團體訂單,而合作機構的銷售由頭也多是以慈善為名目銷往內部員工、合作企業或者贈予客戶等。

  而這種慈善性質的銷售渠道我認為較為普遍,一些機構或企業甚至會要求員工購買其定點幫扶對象的產品。從定價情況看較市面商品并不具有明顯競爭力,難言如果脫離慈善色彩后其真正的市場競爭力。后來我發現,相似憂慮的觀點還不少。如果脫離了定點幫扶這一長期渠道,未來這些貧困地區的生產力還能否長期、穩定實現變現。

  如何應對“新貧困”

  令人欣慰的是,告別了上一階段大水漫灌扶貧后,這一階段的扶貧顯然更具長遠眼光。在現有貧困標準下的貧困被“消滅”后,我們即將面臨的是相對貧困的新問題,而所謂相對貧困,主要是指社會中因分配和再分配的不均衡,導致一定比例的人群始終維持在相對社會其他部分收入要低的狀態。

  這意味著,當溫飽層面上的貧困問題得到緩解,更多維度的問題也會隨之被納入“貧困”的范疇——醫療、基礎設施、生活質量、平等機會等等。面對未來更細致的更多挑戰,目前參與扶貧的各方已經在做出多種準備,教育扶貧、醫療扶貧等等扶貧并未落后太遠。但實際調研與走訪中的感受,令人體驗到了新貧困問題存在的客觀現實與短期內的無可奈何。

  在走訪廣西恭城希望小學前,活動主辦方通知有贈書并向四年級學生交流讀書心得的環節。當時,我聯想當地青山秀水的自然風光,選擇贈送泰戈爾的《飛鳥集》給當地學生。但令人有些意外的是,交流學生自己攜帶的喜歡的書籍較為匱乏,甚至有不少學生表示較少看課外書。同組交流的四位學生明顯對另一位志愿者的提供的低學齡圖文童話書更感興趣。

  在與一位四年級女學生的交流中,我得知她父母均外出務工,作為留守兒童她與爺爺奶奶和弟弟相依為命。但因爺爺奶奶年邁,她表示每天都需要承擔做飯、洗衣、照顧弟弟等家務活,甚至在假期需要下地做農活。在詢問她更喜歡童話故事還是現實故事,她略作思考,輕輕答:“現實故事。”

  不禁令人心緒復雜。

  同一行程中,該學校校長與幫扶機構均介紹了教育扶貧的舉措,包括遠程聯網學習系統等運用高科技的工具。但縱有不菲的科技投入,當地大量留守兒童問題依然難以解決。

  朋友圈有從事扶貧事業人士回復了感慨:問題必然存在,需要幾代人的努力,看到過去已經有許多代人的付出,未來可期。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