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5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一次會議分組審議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修訂草案)》(以下簡稱草案)。
  草案中,將“生活垃圾污染環境" />

全國人大常委會分組審議固廢法修訂草案:發揮市場作用 全流程解決生活垃圾分類

  每經記者 李彪    每經編輯 陳 旭    

  6月25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一次會議分組審議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修訂草案)》(以下簡稱草案)。

  草案中,將“生活垃圾污染環境的防治”從現行法律中的單節進行提升后單獨成章。生活垃圾污染環境的防治方面也成為草案中增添較多的內容之一,也是此次分組審議過程中委員們討論最為熱烈的焦點。

  張春賢副委員長指出,在固體廢物污染防治中,垃圾分類非常關鍵,既是加強環境保護治理、推進資源節約的重要舉措,又是社會文明程度提升進步的重要標志。2017年,全國202個大、中城市生活垃圾產生量超過2億噸,僅北京市就有900多萬噸,已經成為高質量發展過程中不得不解決的問題。

  針對垃圾分類工作,張春賢副委員長建議,要加強處理鏈(產業鏈)建設,用好獎懲機制,吸收借鑒國外好的做法。譚耀宗委員建議,在今后出臺的法律法規中,應當加入獎勵措施。

  垃圾分類要全流程解決

  我國的固廢污染防治形勢緊迫。2017年11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執法檢查組關于檢查《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實施情況的報告顯示,我國每年產生固體廢物超過100億噸,歷年堆存的工業固體廢物總量達600億~700億噸。

  吉炳軒副委員長在分組審議中表示,所有的固體垃圾,可回收的利用率在20%~30%,70%~80%的垃圾是不能回收利用的,因此垃圾的處理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他強調,固體垃圾必須分類處理,否則污染和再次污染、混合污染的問題就解決不了。為此必須首先解決好垃圾分類的問題,這可以說是一場移風易俗的革命,從家庭、企業、單位到垃圾處理部門,要全流程解決,否則單獨一個環節解決不了,會勞而無功。這需要有一整套辦法。

  草案第38條明確,國家強制推行生活垃圾分類制度。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應當采取符合本地實際的分類方式,加快建立生活垃圾分類投放、分類收集、分類運輸、分類處理的垃圾分類系統,實現垃圾分類制度有效覆蓋。

  對此,萬衛星委員說:“我認為以法律形式來推進生活垃圾分類制度,非常符合我們國家當前污染防治的形勢。我國特別是在城市地區面臨的生活垃圾污染形勢是空前嚴峻的,而且從國內國外處理生活垃圾防治污染的經驗來看,生活垃圾分類是一個比較有效的辦法,能夠通過分類為下一步的垃圾處理打下一個很好的基礎,這樣對生活垃圾的再利用有很大幫助。”

  打造垃圾分類全處理鏈

  要做好垃圾分類,最關鍵的一步就是前段的分類投放。

  蔡昉委員說,到目前為止的生活垃圾分類制度沒能得到落實,到處都擺著幾種不同的分類垃圾箱,但很少有人執行分類,而且個人執行了也不知道后邊是怎么處理的。既然立法,就應該出臺更強制性、更有約束力的規定。為此他建議草案第39條中“逐步建立和完善生活垃圾污染環境防治的社會服務體系”中,應當把“逐步”去掉。

  李培林委員認為,我國現在還不僅僅是居民的投放問題,即使居民分類投放了垃圾,到了后面收集垃圾的又按照另一套程序,按照可賣錢和不可賣錢的再重新“折騰”一遍。

  這次在修訂草案中專門制定第38條,明確了國家推行生活垃圾分類制度,但責任單位要具體。他同時建議,條文中“應當采取”的“應當”二字沒有法律強制性,應改為“有責任采取”。

  對于推進垃圾分類,張春賢副委員長建議,要加強對薄弱環節的政策支持力度,發揮市場作用,發展循環經濟,打造垃圾分類投放、收集、運輸、處理的全處理鏈和產業鏈,把生態效益、社會效益、經濟效益統一起來;做好源頭管控,盡快養成垃圾分類意識和分類習慣,既要靠教育引導,也要用好獎懲機制。

  此外,肖懷遠委員建議,2017年,國務院頒布生活垃圾分類制度實施方案以后,一些試點城市在推行垃圾分類中采取強制分類的辦法,取得了很好效果。這部法律能不能規定“國家逐步推行生活垃圾強制分類制度”,同時增加“各級黨政機關、企業事業單位、社會團體的辦公和生產經營場所以及其他公共場所率先實施垃圾強制分類”的內容,帶頭示范,引導促進全民垃圾分類習慣的養成。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