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利用粉絲需求斂財 ,"瘋狂流量"背后之罪咋認定

  近日,幫助當紅小生蔡徐坤制造1億微博轉發量的幕后推手“星援”APP被查封,該APP利用粉絲給自己“愛豆”刷流量的需求,通過數據造假瘋狂斂財,半年內吸金800余萬元,目前主犯因涉嫌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被檢察機關批準逮捕。這一罪名在日常生活中并不常見,那么,究竟什么是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該如何認定,又將面臨怎樣的處罰呢?

  1 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包括三種類型

  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這個罪名對于一般人來說也許有些許陌生,實際上,隨著互聯網的快速發展,通過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篡改信息牟利或制造混亂的犯罪行為正在蔓延開來。

  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是指違反國家規定,對計算機信息系統功能進行刪除、修改、增加、干擾,造成計算機信息系統不能正常運行;對計算機信息系統中存儲、處理或者傳輸的數據和應用程序進行刪除、修改、增加的操作;或者故意制造、傳播計算機病毒等破壞性程序,影響計算機系統的正常運行,后果嚴重的行為。

  此罪的構成具體包括以下三種類型:

  一是違反國家規定,對計算機信息系統功能進行刪除、修改、增加、干擾,造成計算機信息系統不能正常運行,后果嚴重的行為。計算機信息系統功能,是指計算機系統內,按照一定的應用目標和規則,對信息進行采集、加工、存儲、傳輸、檢索等的功能。造成計算機信息系統不能正常運行,既包括使計算機信息系統不能運行,還包括不能按原來設計的要求進行運行。如我國首例“流量劫持”案中,被告人通過修改路由器、瀏覽器設置、鎖定主頁或者彈出新窗口等技術手段,強制網絡用戶訪問指定網站的“DNS劫持”行為,就是對網絡用戶的計算機信息系統功能進行破壞,造成計算機信息系統不能正常運行,最終以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被定罪處罰。

  二是違反國家規定,對計算機信息系統中存儲、處理或者傳輸的數據和應用程序進行刪除、修改、增加的操作,后果嚴重的行為。如購買發表中、差評的購物網站買家信息,冒用買家身份,騙取客服審核通過后重置賬號密碼,登錄購物網站內部評價系統,刪改買家中、差評,從中獲利的,屬于對計算機信息系統內存儲數據進行修改操作。

  三是故意制造傳播計算機病毒等破壞性程序,影響計算機系統的正常運行,后果嚴重的行為。計算機病毒是一種典型的破壞性程序,是指在計算機中編制的或者在計算機程序中插入的破壞計算機功能或者毀壞數據,影響計算機使用,并能自我復制的一組計算機指令或者程序代碼,它具有可傳播、可激發和可潛伏性,對于各類計算機和計算機網絡都具有巨大的危害性和破壞性。

  2 造成嚴重后果即構成罪行

  根據我國刑法第286條的規定,有前述三種情形之一,后果嚴重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后果特別嚴重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達到后果嚴重的標準才構成犯罪,因此“后果嚴重”是構成該罪行客觀方面的必要要件。怎樣的情形才屬于“后果嚴重”?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危害計算機信息系統安全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做出了詳細地說明,其中第四條規定:

  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功能、數據或者應用程序,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286條前兩款規定的“后果嚴重”:造成10臺以上計算機信息系統的主要軟件或者硬件不能正常運行的;對20臺以上計算機信息系統中存儲、處理或者傳輸的數據進行刪除、修改、增加操作的;違法所得5000元以上或者造成經濟損失1萬元以上的;造成為100臺以上計算機信息系統提供域名解析、身份認證、計費等基礎服務或者為1萬名以上用戶提供服務的計算機信息系統不能正常運行累計1小時以上的;造成其他嚴重后果的。而對于“后果特別嚴重”的認定,應具有下列情形之一:數量或者數額達到前款的前三項規定標準五倍以上的;造成為500臺以上計算機信息系統提供域名解析、身份認證、計費等基礎服務或者為5萬名以上用戶提供服務的計算機信息系統不能正常運行累計1小時以上的;破壞國家機關或者金融、電信、交通、教育、醫療、能源等領域提供公共服務的計算機信息系統的功能、數據或者應用程序,致使生產、生活受到嚴重影響或者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的;造成其他特別嚴重后果的。

  舉例來說:2016年4月19日,被告人王某通過手機下載惡意軟件修改傳輸中的計算機命令的方式,在“來搶”微信服務公眾號上,以每單支付0.01元進行價值300元的話費充值,獲取話費價值共計8990.4元。5月2日,王某又通過手機下載軟件操作增加計算機命令,利用網站信息系統的漏洞,使用該網站賬戶進行話費充值交易后再行退單,在退單過程中賬戶余額自行增加累積,后再次進行充值和退單。期間王某共利用該手段進行手機話費充值86次,共計獲取金額41999.7元。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王某違反國家規定,利用其它軟件對計算機信息系統傳輸的數據進行修改操作,實現非法獲利,后果特別嚴重,其行為已構成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最終判處王某有期徒刑五年。

  此外,該司法解釋的第五條明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程序,應當認定為刑法第286條第三款規定的“計算機病毒等破壞性程序”:一是能夠通過網絡、存儲介質、文件等媒介,將自身的部分、全部或者變種進行復制、傳播,并破壞計算機系統功能、數據或者應用程序的;二是能夠在預先設定條件下自動觸發,并破壞計算機系統功能、數據或者應用程序的;三是其他專門設計用于破壞計算機系統功能、數據或者應用程序的程序。

  對于該款“后果嚴重”的界定,該解釋規定:制作、提供、傳輸上述第一項規定的程序,導致該程序通過網絡、存儲介質、文件等媒介傳播的;造成20臺以上計算機系統被植入上述第二、三項規定的程序的;提供計算機病毒等破壞性程序10人次以上的;違法所得5000元以上或者造成經濟損失1萬元以上的;造成其他嚴重后果的。如果這一行為致使生產、生活受到嚴重影響,或者造成惡劣社會影響,又或是數量或者數額達到上述“后果嚴重”中規定標準的五倍以上,則認定為“后果特別嚴重”。

  3 呈現低成本高收益強隱蔽性特點

  近年來,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犯罪呈現上升的態勢,該罪行在司法實踐中存在以下幾個特點:

  一是低成本高收益。實施此類行為并不一定需要像美國大片中的黑客那樣,具備過人的專業知識,也無需自己付出高額的制作成本,一些代寫程序、軟件定制、程序代碼開發的“虛擬商品”,只需幾十元即可購買,而通過實施相關犯罪行為能夠迅速獲取大量收益,可謂是“一本萬利”。

  二是隱蔽性較強。與傳統犯罪相比,網絡犯罪具有較好的隱蔽性,往往不需要進行線下交接,通過即時通訊工具等即可遠程完成,事后相關工具賬號可銷毀棄用,取證較為困難。

  三是由于互聯網本身的特點,此類犯罪的手段和結果傳播速度較快,犯罪行為影響的范圍較廣。

  四是各種新型犯罪行為多發,伴隨著計算機信息技術的發展衍生出多種犯罪手段和方法。

  在這個“流量為王”的時代,新媒介的出現不斷改變著粉絲們追星的方式。明星刷流量屢見不鮮,幕后的推手公司被查尚屬首例,此次“星援”APP被查事件也為娛樂圈敲響了警鐘,“流量競賽”催生出一系列網絡黑產,“刷”出來的流量和“造”出來的明星導致了演藝圈的虛假繁榮,應予以嚴厲懲處。

  (來源:北京日報,原標題:“瘋狂流量”背后之罪咋認定)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