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萬億7年增至2萬億 自貿區新片區引領“再造”一個浦東

  胥會云

  [馬春雷稱,當前改革開放處于歷史關鍵時期,上海要為全國做出更大貢獻,挑最重的擔子、啃最難啃的骨頭。“選擇此時出臺《若干意見》,主要考慮到浦東改革有集成性,有綱舉目張的作用,希望通過出臺一系列的政策,使浦東更有成效地擔當起排頭兵中的排頭兵,先行者中的先行者,為全國深化改革開放創造更多的經驗,做出更大的貢獻。”]

  [全面增強開放型經濟新體制的制度供給能力,用7年左右的時間,實現浦東新區經濟總量突破2萬億元。]

  [意味著從2019年到2025年,浦東新區經濟總量每年的平均增幅,需要保持在10%以上。]

  浦東新區要以自貿試驗區新片區建設為引領,加大開放型經濟風險壓力測試力度。

  6月25日,上海市政府新聞發布會上解讀了最新出臺的《關于支持浦東新區改革開放再出發實現新時代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意見》(下稱《若干意見》)。

  上海市政府副秘書長、上海市發展改革委主任馬春雷稱,浦東新區要打造全方位開放的前沿窗口。同時積極探索從商品和要素流動型開放向規則等制度型開放拓展,以更大力度推進全方位高水平開放。

  從便利化到自由化

  增設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新片區,是2018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開幕式上,宣布的中央交給上海的三項新的重大任務之一。

  一個普遍的共識是,上海自貿區增設新片區并不是簡單地增加一片新的自貿區,而是對外開放政策的升級和制度的變革。

  《若干意見》稱,用好自貿試驗區新片區機遇,加快建立與國際通行規則相銜接的制度體系,形成更具國際市場影響力和競爭力的特殊經濟功能區。

  與此同時,作為全方位開放的前沿窗口,浦東新區還將提升投資貿易自由化便利化水平,加快推動投資貿易從便利化向自由化拓展。

  2013年至今,上海自貿試驗區在投資、貿易、金融、事中事后監管領域開展了一系列改革探索,100多項制度創新成果向全國復制推廣,法治化、國際化、便利化的營商環境全面優化,有力支撐了區域經濟持續健康發展,成為我國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的重要平臺。

  馬春雷說,5年多來更多是在投資貿易便利化上做工作,比如負面清單、證照分離改革等等,但是自由化方面做得不夠,(這方面)還有很大空間。“所以下一輪開放的過程中,相當程度上要在自由化上有更大的突破。”

  接下來,可以期待哪些投資貿易自由化舉措?

  馬春雷介紹,包括資金、人員、運輸等各個方面都應該有新的突破和發展,這涉及到很多制度上的創新,目前也在積極和相關部委對接,很多工作都在程序當中。

  6月14日舉行的陸家嘴論壇上,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發表主題演講時表示,下一步,人民銀行將支持在上海自貿區新片區建立本外幣一體化賬戶體系,實施更加便利的跨境資金管理制度。

  《若干意見》提出,全面實施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建設高質量外資集聚地和高水平對外投資策源地。推動符合條件的各類型海關特殊監管區域轉型升級為綜合保稅區。完善支持離岸貿易發展的跨境資金收付安排,實現常態化運作,支持集成電路設計行業企業納入相關推薦名單。支持浦東新區開展跨境電商業務和模式創新。深化跨國公司跨境資金集中運營管理改革,進一步擴大業務規模。

  上海市商務委副主任楊朝稱,目前正在會同有關部門,結合自貿區新片區的建設,推進更深層次的擴大開放。“在上海擴大開放100條的基礎上,我們會提出新一輪擴大服務業開放的政策。同時也將出臺鼓勵促進跨國公司總部發展的意見,全力支持浦東在金融、電信、醫療、文化等領域對外開放的先行先試。”

  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在20日的例行發布會上對第一財經記者稱,修訂后的全國和自貿試驗區兩張外商投資準入負面清單將于6月底之前公布。也就是說,最遲本周末,新修訂的清單將出爐,并進一步擴大我國對外開放的領域。

  楊朝稱,上海也將支持浦東率先實施新一輪的外商投資準入負面清單。

  浦東新區區長杭迎偉稱,自由化就是進一步地擴大開放,讓國家擴大開放的措施進一步地在浦東落地。“下一步通過規則的進一步創新,加強首創性的探索,使外資可以更加便利地落戶浦東,激發浦東的活力。”

  除了新片區的建設,《若干意見》還提出,支持浦東新區率先落實國家重大開放舉措,對自貿試驗區探索實施的對外開放舉措,具備條件的在浦東新區范圍內全面實施。

  7年經濟總量翻番

  從1990年開發開放至今,浦東承擔了較多的國家戰略,也是上海創新驅動發展的推進器、加油站、壓艙石。

  去年開始,上海市各相關部門全力支持浦東深化改革開放,與浦東新區一起提出了若干政策建議,謀劃推出一批影響力大、帶動性強的改革舉措。在最終出臺的這個包括了20項舉措的《若干意見》中,提出了一個量化指標——全面增強開放型經濟新體制的制度供給能力,用7年左右的時間,實現浦東新區經濟總量突破2萬億元。

  2018年,浦東GDP跨過萬億大關,邁上了重要整數平臺。要實現新的目標,就意味著從2019年到2025年,浦東新區經濟總量每年的平均增幅,需要保持在10%以上。這個目標并不輕松。

  馬春雷稱,當前改革開放處于歷史關鍵時期,上海要為全國做出更大貢獻,挑最重的擔子、啃最難啃的骨頭。“選擇此時出臺《若干意見》,主要考慮到浦東改革有集成性,有綱舉目張的作用,希望通過出臺一系列的政策,使浦東更有成效地擔當起排頭兵中的排頭兵,先行者中的先行者,為全國深化改革開放創造更多的經驗,做出更大的貢獻。”

  他認為,給予浦東更多的政策支持,最終的目的是要實現發展,發展是第一要務,尤其是當前經濟下行壓力比較大的情況下,希望浦東真正起到加油站、壓艙石、發動機甚至重要引擎的作用。

  目前,浦東以全市1/5的土地面積,1/4的常住人口,創造了上海1/3的經濟總量、40%的戰略性新興產業產值、50%的金融業增加值和60%的外貿進出口總額。

  而在中國芯、創新藥、智能造、藍天夢、未來車、數據港這“六大硬核產業”中,集成電路規模突破了千億元、占全市73%;創新藥產業規模672億元、占全市46%;汽車產業規模超過2000億元,正在加快發展新能源、智能網聯汽車,特斯拉超級工廠力爭年內建成投產;軟件和信息服務業增加值938億元、占全市48.7%。

  市級部門充分放權

  為了實現這一目標,上海提出,賦予浦東新區更大改革自主權,支持浦東新區以制度創新為核心,對標最高標準、最好水平,大膽試、大膽闖、自主改,打造國際一流營商環境。

  “依法賦予浦東新區市級經濟管理權限。”馬春雷說,市級部門向浦東放權要放充分、放到位,在市級權限內給予最大限度的支持和賦權。

  《若干意見》提出,進一步在經濟調節、行政審批、規劃制定、綜合執法等方面對浦東新區加大放權力度,對法律、法規和規章中規定由市政府及市有關部門行使的經濟領域行政管理職權,除確需由市級行政機關統一協調管理的事項外,原則上依法授權或委托浦東新區實施。同時,持續加大對張江、臨港等重點區域的政策支持力度。

  “比如人才的戶籍政策認定權限在市級,這次就下放在區級,人才能不能落戶,就交給浦東來審批。”馬春雷說,這次相關部門的下放力度都很大。

  杭迎偉說,下一步,浦東將圍繞《若干意見》提出的一系列重大任務舉措,細化形成工作推進方案,明確責任人、施工圖、時間表,一項一項抓好承接落實。“堅持以制度創新為核心,大膽試、大膽闖、自主改,加快推出一批叫得響、立得住、企業群眾認可的首創性、‘發光發熱’型改革項目。”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