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血中小行、非銀 政策次第祭出

  杜川

  從定向支持中小銀行到搭橋紓困非銀,監管的流動性救險思路愈加清晰。

  日前6家頭部券商先后發布公告稱,央行核準上調短期融資券余額上限,合計余額上限逾2000億元。6月24日,中信證券和國泰君安均宣布發行20億元最新一期短融。業內人士認為,監管信號很明確,通過大型券商釋放流動性,化解非銀機構流動性風險。

  自某城商行事件爆發后,最近一個月以來,資金市場信用收縮,流動性分層問題凸顯:部分中小銀行在銀行間市場融資難度有所增加,同業存單發行受阻;同時中小行風險偏好下降,對質押品的信用等級要求提升,一些非銀機構持有的中低等級信用債很難做質押式回購融資,甚至有機構對交易對手一刀切,導致中小行向非銀的流動性傳導不暢。

  央行此前已通過為中小銀行發行同業存單提供信用增進,增加再貸款、常備借貸便利3000億元等,緩解中小銀行流動性壓力,隨著此次再出手輸血非銀,上述狀況短期有望得到改觀,但從長期來看,仍存在不少挑戰。

  流動性分層凸顯

  某城商行被接管后,市場普遍擔憂,在流動性分層的狀況下,從央行到大中小銀行,再到非銀機構的流動性傳導鏈條斷裂,將帶來市場流動性壓力。

  為了減少事件的短期沖擊,監管層頻頻喊話,并采取一系列手段改善中小銀行流動性。

  6月10日,央行對錦州銀行等中小銀行發行同業存單提供債券融資支持工具(CRMW)信用增進,以支持中小銀行發行同業存單。

  6月14日,央行決定增加再貼現額度2000億元、常備借貸便利額度1000億元,加強對中小銀行流動性支持,保持中小銀行流動性充足。央行表示,中小銀行可使用合格債券、同業存單、票據等作為質押品,向央行申請流動性支持。

  6月17日,央行年內第二次實施對中小銀行實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政策,釋放約1000億元長期資金。

  此外,監管層面還對同業回購違約處置的細則進行規定,促使同業回購風險定價回歸業務本源,以限制其存量風險的擴散傳導。6月17日,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發布《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回購違約處置實施細則(試行)》指出,在銀行間市場質押式回購交易正回購方觸發違約事件,且交易雙方未能就違約處置協商一致時,逆回購方可委托交易中心通過匿名拍賣等市場化機制處置相關回購債券。

  6月以來,央行也不斷開展公開市場操作,截至25日,央行逆回購投放共計8250億元,開展中期借貸便利(MLF)投放7400億元;同期,有7950億元逆回購和6630億元MLF到期,累計凈投放1070億元。

  銀行同業存單發行最近兩周已連續升溫。Wind數據顯示,截至6月21日的一周,同業存單計劃發行總額達7635億元,實際發行超過5000億。

  一系列舉措之下,銀行間流動性已較為充裕。6月25日,銀行間質押式回購隔夜利率DR001加權平均價報1.0086%,前一日甚至收報0.9931%,創歷史新低。DR007加權均價報2.4167%,低于央行逆回購利率水平2.55%;DR014報2.6424%。央行在24日的公告中也稱,目前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處于合理充裕水平。

  然而,機構的感受卻是冰火兩重天,央行提供給銀行的流動性并沒有順利傳導至非銀機構。市場的流動性斷層問題,以及非銀機構出現的流動性困難,已經引起監管機構的高度重視,后者也正在采取措施。

  6月16日下午,央行與證監會召集大行、部分頭部券商、基金公司商討防范化解債券市場流動性風險。隨后,中信建投、國泰君安、招商證券等6家頭部券商相繼提高短融余額上限,合計余額上限逾2000億元。

  “相當于監管給這幾家頭部機構流動性,支持它們融出。銀行普遍質押要求都高,給銀行錢的話,可能也解決不了非銀這部分融資難題。”北方某大型公募基金內部人士對記者表示。

  中信證券固收首席分析師明明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稱,資金的流動性分層是由我國整個金融體系的特征所決定的。“目前,流動性都從央行派生,通過大銀行傳導至小銀行再到非銀機構,形成傳導鏈條。由此,不同的機構會面臨不同的流動性狀況。”從貨幣傳導效果來看,目前流動性總量較為充裕,在央行多渠道呵護下,中小銀行流動性緊張局面有所緩解。但銀行與非銀之間的信用裂痕,有可能進一步蔓延至實體經濟。

  解決之道

  業內認為,化解市場流動性風險,既要針對“困難金融機構”對癥下藥,也需要多管齊下,提振市場信心。

  明明對記者表示:“相比降準,再貼現和常備借貸便利對于中小銀行的支持會更直接,作用效果會更強、更快,中小銀行的流動性壓力會得到明顯緩解,季末流動性也會保持一個平穩態勢。”

  而從中長期看,如果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全面降準則仍有空間和必要。

  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趙慶明認為,全面降準有三大作用:最公平、無成本、政策信號有利于修復市場信心。

  不過,對于全面降準會否導致通脹加劇,市場仍有顧慮。從內部環境來看,今年由于豬肉、水果價格上漲,市場對CPI上行有一定擔憂。數據顯示,5月CPI同比漲幅較上月擴大0.2個百分點,連續3個月回升,明顯高于歷史同期。

  趙慶明對第一財經記者解釋稱:“全面降準不會導致通脹加劇,CPI上漲并不主要是貨幣因素推動。”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也認為,物價不會對貨幣政策未來變化帶來制約,PPI總需求不足已經非常明顯,不排除未來月份轉負的可能性。整體而言,通脹并不是今年的主要問題,從經濟總需求與總供給的關系,需求略顯不足,如果接下來沒有更有針對性、更有力度的政策進行對沖,可能下半年還會更加明顯。

  在央行的貨幣政策工具箱中,“降準是一個政策信號,最有利于全面提振市場信心,全面降準可以對沖到期的逆回購、MLF等。在流動性結構性缺失的背景下,如何保證貨幣供應量?方法之一,就是要注入流動性。”趙慶明認為,目前股票、PE、債券市場不存在泡沫,全面降準可行。而對于房地產市場而言,短期來看,全面降準也不是最主要的影響因素。

  從外部環境看,全球已有14家央行宣布降息,美聯儲貨幣政策轉向“鴿派”,中國央行貨幣政策調控靈活度將進一步增加。

  就流動性分層而言,利率走廊被認為可以有效解決這一問題。

  近年來,我國貨幣政策框架正逐步轉向以價格型調控為主,利率機制發揮了更大作用。市場利率不僅能反映流動性總量是否合理,同時也能反映流動性在金融市場的分布情況。此前,央行副行長劉國強曾建議,可以通過觀察DR007來判斷流動性的松緊情況。

  明明認為,利率走廊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把利率控制在一個比較小的區間,且發起和操作是以商業銀行為主,銀行根據自身情況獲取流動性。

  此外,流動性分層不能只靠貨幣政策來解決,還需加大財政政策支持力度。

  近幾個月的數據已經顯示,PPI總需求不足非常明顯。“這需要由財政開頭拉動向基礎設施投資,只有政府的資金沖在前面,后面資金跟進力度才會加大。”連平認為,全面降準并不意味著可以解決全部問題,還需要更有針對性、結構性的舉措落地,把握好總量與結構是下階段的重點。

  “不排除在外部壓力比較大的情況下,降息也是可能的,但降息空間不大,也只作為緩沖的手段,適當對沖情緒與預期。真正要解決問題,還是要有針對性地加大財政投資。”連平稱。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