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灣區人才需求 告別前店后廠模式

  王玉鳳

  在粵港澳三地人的流動加速之時,大灣區內對人才的需求已經悄然改變。

  25日,第一財經和日本經濟新聞社共同舉辦了以“人工智能和機器人的未來”為主題的2019亞洲科技創新大會。會上,深港科技合作促進會會長張克科表示,現階段粵對港澳的人才需求已經不同于以往前店后廠的模式,而是邁向了資源平臺型。此外,要吸引港澳專業人士來粵就業,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觀念問題。

  需要的人才不同于以前

  科技創新是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的一大關鍵詞,近年來各地不斷加碼相關的扶持政策。

  香港科技園公司物料與精密工程群組機械人技術平臺副總監霍露明以貿易、零售業、金融業等非常發達的香港舉例,他說2017年香港創新與技術上的投入達到508億港元。

  這些資金主要流向四個領域,包括人工智能和機器人等技術領域、應用領域、金融科技以及智慧城市。“508億港元的投資中大多數支持企業的研發。具體來說,如果你有一個500億港元以內的項目,那么這個項目自己出資的部分只在30%~40%,項目的70%可能都會獲得香港特區政府相關的資助。”霍露明說,“總體來說,這是對很多企業很具吸引力的一個政策。”

  各地強調科技創新的同時,科技人才的需求備受重視。

  粵港澳大灣區提出來一系列的布局,包括空間、基礎設施、國際競爭力、生態文明等,這中間最大的支撐點是人力資源,而人力資源的最后是宜居宜業宜游,即以人為本。

  在打造人才高地上,目前大灣區內各地政府正在借鑒港澳吸引國際高端人才的經驗和做法,創造更具吸引力的引進人才環境,實行更積極、更開放、更有效的人才引進政策。

  那么,目標瞄準全球有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的大灣區,需要什么樣的人才?與以前相比,有什么變化?

  張克科表示:“大灣區其他城市要學習香港的經驗,我們從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一直跟香港合作,不同的年代有不同的需求。2000年以后,人才、資金、物流的需求更多了,以前是前廠后店,你過來我服務,現在粵港澳大灣區是一個資源平臺,是互動的資源平臺。大灣區在不同的階段對人才有不同的需求和不同的方式。”

  隨著大灣區的發展,深圳等大灣區城市需要學習香港更多的方面,比如說創意創新、法律服務和機制環境等,這也為人才需求打開了廣闊的空間。

  香港專業人才的最大挑戰

  旺盛的人才需求必然會帶動大灣區內人才的流動。如何推動這一趨勢,加強粵和港澳人才的對接?

  在人才廣為關注的個人所得稅上,政策已經邁出了重要的一步。繼財政部、稅務總局今年3月印發《關于粵港澳大灣區個人所得稅優惠政策的通知》后,6月22日,廣東省財政廳、國家稅務總局廣東省稅務局公布了《關于貫徹落實粵港澳大灣區個人所得稅優惠政策的通知》。通知指出,對在大灣區工作的境外高端人才和緊缺人才,其在珠三角九市繳納的個人所得稅已繳稅額超過其按應納稅所得額的15%計算的稅額部分,由珠三角九市人民政府給予財政補貼,該補貼免征個人所得稅。

  粵港澳大灣區橫跨3個關稅區、3個行政區和3種社會法律環境,內地個稅稅率比港澳高,港澳人士同樣的收入水平在內地要繳納更多的稅收。上述文件意味著,這一制約三地互聯互通的政策迎來實質性改變,將極大助益大灣區在人才流動等方面的快速融合。

  當然,挑戰猶存。張克科認為,香港專業人才來廣東的最大問題是價值觀。

  他對第一財經記者舉例:“比如說,在香港,律師談個話收費3000元/小時,但在廣東,客戶可能會覺得太昂貴,更愿意去找熟人咨詢。如果沒有價值或者市場需求,香港專業人士來的意愿就不大。”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