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市場利率不斷提升的情況,國債收益率水漲船高,1月十年期國債收益率一度突破4%。而近日國債期貨已經連續兩日大漲。市場交易員似乎迎來了久違的“債牛”。與國債期貨上漲相對應的則是十年期國債收" />

債市連續兩天大漲:債牛歸來?

  債牛歸來?

  在市場利率不斷提升的情況,國債收益率水漲船高,1月十年期國債收益率一度突破4%。而近日國債期貨已經連續兩日大漲。市場交易員似乎迎來了久違的“債牛”。與國債期貨上漲相對應的則是十年期國債收益率不斷下探,2月27日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下行0.74個BP至3.82%,相比1月的高點已下行20個BP。那么近期債市上漲的原因是什么,后續走勢如何?

  從外部看,隨著中國國債收益率走低,中美國債利差收窄,對中國形成資本流出壓力。而市場預期美聯儲將繼續加息,美債收益率還將走高,進而對中國債牛形成制約。其背后實質是中國是否會跟隨美國加息。另外,房貸利率繼續上浮,一方面會吸引商業銀行更傾向放貸,對債市形成利空;另一方面,房貸額度受限,則會促使商業銀行更多地配債,是有利因素。多種影響因素還在交織,未來債市走勢也需要密切關注。

  (楊志錦)

  導讀

  債市此次大幅反彈,核心的驅動因素是央行近期對市場流動性的呵護,使得流動性較為寬松。同時,歲末年初利空頻出、市場過度悲觀引發的超調,也是近兩日的強力反彈的重要因素。

  全國“兩會”將至之際,債市迎來大漲。

  2月27日上午,國開債一級市場發行結果好于預期,帶動市場情緒回暖,國債期貨再度發力。據Wind數據,十年期國債期貨主力合約T1806尾盤收漲于0.41%,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下行0.74個BP至3.82%。相較1月中旬的水平,10年期國債收益率已經下行約20BP。

  此前的2月26日,債市表現搶眼,國債期貨創近三個月最大漲幅,現券收益率大幅下行。其中,十年國債期貨主力合約T1806較前日上漲0.58%;現券方面,十年期國債活躍券170025收益率下降1.51BP,報3.85%;十年期國開債活躍券170215收益率下降5.82BP,報4.935%。

  債市緣何大幅走強,后勁幾何?究竟是短暫“反彈”,還是由熊轉牛的“反轉”?這些都是市場關注的問題。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綜合對多位市場人士的采訪發現,債市此次大幅反彈,核心的驅動因素是央行近期對市場流動性的呵護,使得流動性較為寬松。同時,歲末年初利空頻出、市場過度悲觀引發的超調,也是近兩日的強力反彈的重要因素。

  隨著債市大幅上漲,不乏有提出“債牛歸來” 的賣方分析師,但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的數位市場人士,則對此說法保持審慎。

  主因:資金面較寬松

  “近期債市上漲的核心因素是較為寬松的資金面,以及市場對于寬裕流動性可持續的預期。”長江證券固定收益總部投顧負責人樊瑩瑩27日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達了“不代表公司立場”的個人觀點,“節后雖有CRA逐漸到期,但基本與現金回籠相匹配。”

  2017年最后一個交易日,央行宣布推出臨時準備金動用安排(CRA),允許在現金投放中占比較高的全國性商業銀行春節期間臨時動用不超過兩個百分點的法定存款準備金,期限為30天。彼時,有研究機構測算,此舉可釋放的流動性規模上限高達2萬億元。

  “央行通過公開市場持續凈投放使得資金面保持平穩,市場預期央行或繼續‘削峰填谷’維護流動性的合理穩定。”樊瑩瑩續稱,“另外,10年期美債從高位的回落也使得前期的制約因素消退。”

  中信證券首席固收分析師明明指出,回顧2016年和2017年“兩會”前后貨幣市場利率走勢和人民銀行公開市場操作可以發現,重大會議期間維穩效果較為顯著,“兩會”期間貨幣市場利率均回落至較低水平,流動性稍有松綁后結構性分層矛盾也得到緩解。

  從公開市場操作來看,央行節后短短數個交易日里,共提供了7300億元的流動性支持:2月22日(節后首個交易日),央行開展3500億元逆回購操作,以對沖稅期、金融機構繳存法定存款準備金等因素的影響;23日、 26日,央行分別開展了2300億、1500億元逆回購操作,以對沖金融機構繳存法定存款準備金等因素的影響。27日,央行未開展逆回購操作,市場零到期、零投放。

  中金公司固收研究團隊的分析稱,本質上,從一月下旬以來的這波行情仍是對年初極度悲觀預期的修正。

  年初,股市連漲、十年期國開債重啟發行、監管政策接踵而至、財新PMI超預期、春節前資金面擔憂、美債向上突破等引發債市快速調整。但回過頭看,上述這些擔憂并沒有對債市產生“傷筋動骨”的沖擊,流動性預期出現了明顯的預期差。

  債牛爭議

  隨著債市大漲,“債牛歸來”的聲波也在進一步擴散。

  前九州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鄧海清2月26日發布報告,再次強調“債市春天”的到來,并重申“國債3.8以上閉著眼睛買”。理由包括:2018年經濟下行壓力大,基本面并不支持4%的高利率水平;高通脹屬于“杞人憂天”,通脹壓力不會引起貨幣政策收緊;貨幣政策邊際變化,流動性拐點已至;監管對債市影響高峰已過等。

  海通證券固收研究姜超團隊亦在2月27日發布研報稱,“債牛正回歸”,頗受市場關注。

  其關鍵邏輯是:本輪債市調整出現轉機的關鍵,取決于去杠桿的進程。在其看來,目前“經濟去杠桿”已接棒“金融去杠桿”。在去實體經濟杠桿的過程中,融資需求的回落將導致利率長期下行,債市將重新走牛。

  該團隊還在研報中稱,若用社融代表資金需求,M2代表資金供給,社融余額與M2增速差與十年期國債收益率走勢正相關,且領先約三個季度。本輪債市調整中,社融與M2增速差已在2017年三季度見頂,下行趨勢已經確認。隨著社融增速進一步下滑,增速差有望進一步下降。按照滯后三個季度的規律,利率拐點出現在2018年一季度,這意味著債市已經進入拐點期。

  但謹慎的聲音也存在。

  “看不到這個趨勢。”北京某大型券商資管部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一來“市場還是缺資金”,二來“美國加息在即。”

  明明亦指出,流動性寬松在“兩會”后將逐步結束。從長期趨勢角度看,3月底為美國加息時間點,疊加季末流動性環境波動因素影響,中信固收團隊認為3月份10年期國債到期收益率仍將逐步回升至4%的中樞。

  “目前尚不能確認市場是反彈還是反轉,當前資管新規并未完全落地,政策不確定性依舊存在,落地后各家機構業務調整速度或加快,將對市場產生負面沖擊。”樊瑩瑩對記者表示,“嚴監管的趨勢未改,‘以短博長’加杠桿的行為依舊是央行抑制的行為,未來在月末、繳稅等時點,資金面的波動或重現。”

獨家專欄

熱門推薦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